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无忧无惧,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兼系主任。本博客已经停止更新。 本人新博客为http://blog.sina.com.cn/sysuzck。

失望之后呢——关于当代文学史成绩的说明与反省  

2009-06-30 09:15:42|  分类: 舞文弄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7:20,我经过康乐园中区的草坪附近前去办公室工作。灿烂的朝阳携着水汽穿越郁郁葱葱的树枝,仿若挂起一张金黄的帘子。毕业班的同学们三三两两,或者同学之间,或者亲人之间,相互配合,准备着即将开始的典礼。我为他们祝福,也为这样的生活感到舒畅。
 
毕业,仅仅是离别吗?毕业,在我看来,其实更多意味着你要开始闯荡天下,并能够自立门户了。好比成熟,不是简单的成家立业,而是学会和各种异见和平共处,并尽善尽美维护自我的尊严。
 
或许,有学生看到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下)的成绩会感到失望,甚至发出一些愤激之词。这些都可以理解,但我想追问的是,失望之后呢?
 
请看今年我给2008级中文系此门课程的成绩区间分布:
 
【课程号】11104033 【课程名称】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下)
【学年】2008 【学期】第二学期 【开课课号】11104033082001 【课程类别】专必 【学分】2
 
需要提醒的是,这是一门必修课。和选修课不一样,选修课的主要目的在于为了给更多人提供对其他学科的初步涉猎,开阔视野。而对选修课的要求也不一样,一般情况下,只要你不抄袭,只要按照相关要求书写课程论文,通过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而必修课,对于该系的学生来说,是一个可能可以安身立命的身份标志。
 
1我如何看待分数。有很多同学在选课的时候,居然把任课老师给分数高低当作第一标准,只要给分高,就是好老师。坦白说,虽然可以理解这种思路,但我不以为然,在必修课上尤其如此。如果一个班上,所有的同学必修课成绩都是90分以上,那这样的成绩其实基本是失败的。
 
尽管绝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得高分,但必须明了的是,正常情况下,高分的人数毕竟是小份额的。我自认是一个负责任的人,这门课程所有的成绩我自己检查过三次,高分和低分特别留意过,而且,教务员小余老师又检查过一次,可以说,从技术操作来说,基本上没有问题(如果有疑惑的同学可以来南校区自行查阅原始试卷及评判)。
 
分数不能代表一切,但认真处理得出的分数也能部分说明问题。有些人在失败后总喜欢拿比尔-盖茨说事。是的,如果仅仅是宣泄情绪倒可理解,但如果一旦认真起来,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无论是盖茨的中途退学,还是最后完成学业(恰恰是为了避免那些可能的不良影响),都无损于哈佛大学的悠久传统和荣光。毕竟,盖茨作为奇才,虽然非常重要,并不是哈佛唯一的寄托。当然,盖茨只有一个,而大学的尊严却是面向整个社会。
 
2自我反思与努力。我之所以对此门课程的成绩作出区分,是因为我还想在今天特权阶层可以肆意践踏公平、正义等原则的现实中葆有一份坚守,那就是,在我的课上,我希望分数是一种回报,是一种对公平的捍卫。当然,我无法保证所有努力的同学都能够得到心满意足的分数,但于我自己,我已经尽力减少自己的偏见,慎重对待高低分。
 
但必须说明的是 ,更进一步,如果你连续在不同科目出现努力后却只开花不结果的情况,那么请你反思自己的效率和思路。如果你根本不想好好读中文,疲于应付,那么你可以考虑转系,毕竟,有一些对中文痴迷的同学正在摩拳擦掌、虎视眈眈。如果你在学习态度上非常不端正,只是想在世界各地的大学生在为提高竞争力奋斗不息的时候堕落,散漫,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给你的低成绩其实是一种预警。
 
悲惨的个案不是没有。我见过当年痛骂我的同学(《鲁迅小说精读》公选课只写了300字东拼西凑的作业希望我给他60分)最后因为数门课挂科不得不出国留学,我对这样的结果没有快意,只有痛心——如果他能够早点理解我的苦心,或许不会如此吧。因为,他的出国完全是被逼的,他很想在这里拿到自己心仪的学位。
 
在我的中大四年本科成绩表上也有低成绩,比如,一门公选课(大概叫西方名画欣赏)只有63分,但我反思过,那是因为过于疲惫的我在面对不熟悉的专业时产生的困顿,以后我就调整了自己的策略;一门必修课《文学概论》在第一学期,也只是中等偏下,但第二学期就成为最高分之一,原因也很清楚,积极参与,多看书、思考。
 
过分强调成绩显然有他的问题,比如“新东方”的产业培训链,大多数参加培训的人士考试成绩很高,但是,某些偏激的欧美大学教授面对学生的高分低能甚至因此认为很多中国学生作假,这当然可能有歧视的成分,但也给我们唯分数论意识当头一棒。我当年投考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时,我的导师王润华教授给我进行越洋电话面试时提及,“你的托福成绩分数不高。”我回答说,“我是自己看书三个月后参加考试的,没有参加任何培训班。”王老师表示理解,并说,“我们要录取你,主要是看重你的学术潜力。”
 
我已经习惯面对类似于变态、严格或是其他的指责,但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自己带的学生,跟我走的近一些的同学,无论本科,还是研究生真正明白我是否严格至变态。其实,本门课程里低分的某些同学也是被我拯救的结果,如果真的严格的话,有几个同学需要挂科的。
 
但同时,你们可以想象,在一个大学里大多数人都学会取巧和讨好的时候,在哪怕是走过场的硕士论文答辩过程中,我每次还要最少阅读两遍硕士论文,在可能有问题的页码做好标识,然后答辩时提出自己的可能犀利见解。这样的坚守意味着什么?我们在指责诸多腐败的时候,我们是否想到也要积极捍卫学术的尊严和客观?我们在为学生的成长着想的时候,能否要超越没原则的溺爱?我们指望学生们未来可以建设新天地的时候,可否想到要延缓他们面临大染缸可能堕落的节奏和步伐?
 
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如果这样的坚守等于变态,那么,我情愿自己是“变态”的。如果中山大学不能容忍这一点“变态”的时候,我一定选择离开,而非苟活。
 
面对分数,我们的反应难道仅仅是失望?请有关同学思考。

 

总人数
优秀(A)
良好(B)
中等(C)
及格(D)
不及格(E)
最高分
 93.00
90-100分
80-89分
70-79分
60-69分
60分以下
最低分
 60.00
148
 4
 49
 71
 24
 0
平均分
 76.18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