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无忧无惧,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兼系主任。本博客已经停止更新。 本人新博客为http://blog.sina.com.cn/sysuzck。

重读杨炼〈《易经》、你及其他〉  

2010-02-11 08:50:28|  分类: 论述展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炼〈《易经》、你及其他〉

    杨炼,一九五五年生于瑞士,在北京长大,七十年代后期开始写诗。一九七八年成为著名文学杂志《今天》主要作者之一。一九八三年,其代表作长诗《诺日朗》轰动中国大陆诗坛。一九八七年,他被中国读者推选为“十大诗人”之一。其作品以诗和散文为主,兼及文学与艺术批评。他不停地参加世界文学、艺术及学术活动,被誉为当代中国最有代表性的声音之一。一九九九年,获意大利最重要的FLAIANO国际诗歌奖。出版的诗集有《礼魂》(一九八五)、《荒魂》(一九八六)、《黄》(一九八九)、《大海停止之处》(一九九八),《杨炼作品1982--1997》(一九九九)和《杨炼新作1998--2002》(二零零二)。
    早在韩少功等人一九八四年在杭州轰轰烈烈地高举 “文化寻根” 小说的大旗之前(约一九八二年),杨炼就创作了《半坡》、《敦煌》等我们现在可以事后诸葛亮式的称之为“寻根诗”的作品。当然,尽管寻根诗潮其声虽早,但其影响力却难敌寻根小说,但作为寻根诗潮中影响最大、成就最高的诗人(甚至几乎成了该诗潮的代表),杨炼无疑具有其不可忽视的重要地位,也不应该被遗忘。
    从整体意义上讲,尽管杨炼作为处于“朦胧诗”和“第三代”之间的寻根诗潮的大将,他的出现与崛起推动甚至催发了后来中国文坛上的“整体主义”和“新传统主义”诗歌,但他在中国诗界似乎却不具备应有的承前启后的里程碑地位与角色的赞许,他似乎在转瞬间即被第三代的“他们”、“莽汉”们宣布所超越和淘汰。比如,他苦心经营的文化堡垒——大雁塔到了韩东手里不过是琐碎与表面的日常,甚至是不可知的陌生物。
    准确而言,杨炼的寻根诗并非简单的对传统文化的缅怀和追寻,他的诗歌充满了强烈的主体性和个人色彩,我们毋宁说,它更是当下、此在的探勘标志与再现。总体看来,杨炼的诗歌具有鲜明的史诗倾向和风格。在他早期的诗作中,大多充满了对传统和远古等文化的迷恋,而形式上也大多采用长篇巨制似的长诗与组诗操作。简而言之,杨炼的寻根诗作则往往通过对民族传统历史/文化以及生存境遇的深刻反思和自我体认来探寻文化与民族重生的可能性与动力。他的诗风和追求也大致暗合了他的主体定位——“我永远不会忘记作为民族的一员而歌唱,但我更首先记住作为一个人而歌唱。 我坚信:只有每个人真正获得本来应有的权利,完全的互相结合才会实现。”
    而他的早期作品〈《易经》、你及其他〉也基本符合这一特征:将文化题材引入诗,表现文化感,而该诗的题材则是非常直接的文化凝结。在杨炼那里,传统并非简单的历史陈物,而是活着的内在机制的源泉,他指出,“中国,给我的启示,自始就超越了所谓‘时间的痛苦’,它更是‘没有时间的痛苦’——解除了时间的向度,全部存在的重量都压进这个空间:这个生者、这次呼吸。除了不幸醒着的内心,什么都没有。生命的具体性、不倒流的年龄、每个人单数的死亡,感受越清晰剥夺越彻底,直到荒诞的日常化:你体验着自己缺席的孤独;你被虚设的过去实实在在伤害;你的说加深着你的麻痹。” 
    在诗的开头,他就指出了古老易经的陈旧与残破。
“六十四卦卦卦都是一轮夕阳
    你来了,你说:这部书我读了千年
    千年的未卜之辞
    早已磨断成片片竹简,那黑鸦
    俯瞰世界万变而始终如一”
    又言,
“黄昏永远不知道第几次濒临死亡
    被雕出面孔的石头
    迷失于自己内部更深沉的夜
    一群麻风病患者残缺,又眺望”
    显然,作者并没有单单沉浸在对远古的墨守成规的批判中,他的笔触还是寓言式的指向了当下,同时也隐喻了延续的历史。
      “字和字紧咬着,永恒是铜壶中的谜
       点点滴滴,注定的时刻
       恶梦掘成最后一个栖身之所
       龟甲碎裂,失传的历史嵌进新闻
       古猿再次占领人类的话题
       而神,都把脑袋塞入不男不女的裤裆
       为表演痛苦、或偷偷窥测
       那黑暗中万物存在的阴险目的”
    上述批评则指向了《易经》在当代的堕落,当然也隐喻了当代自身的堕落,哪怕是预测未来的功能也成为龌龊、偷窥和阴险的借代。
    自然,你也并非没有反抗抑或觉醒后采取对策,于是在种种堕落中自我流放,
      “六十四卦卦卦都在怒吼之外颤抖
       你被自己流放,仿效着野兽
       超越,无非避开人群像避开一场瘟疫
       预言在风中蹒跚行走
       向每一扇门伸出勒索的手”
    但是,似乎所有的努力大都无济于事,这恰恰又印证了诗人在副题中的质疑“作易者,其有忧患乎”? 
      “给所有读这部书的嘴打满补丁
       月亮和大海同样盲目,陨落或升起
       浸透谎言,像一条自如的鱼
       深渊忽略着时间,你从皮肤开始
       伤口用尸布缠了再缠
       当猝然发现,心也是一只黑鸦
       你,你的等待,又已千年”。
    作为一个具有较强思辨能力和深入反思自我的诗人,杨炼认为,“丰富与深化‘中文性’的程度,是评价一首中文诗的标准。”他在诗歌内容的指向上坚持了之一点,而在美学追求上也有它的中国性和强烈的个性。他的诗歌表现出存在的勇气(自我反省)、严肃的人生(文学)态度,同时他也坚持了汉语书面语言的深邃的历史意义,并密切关注和发挥了中国语言的空间张力。
    但同时,杨炼的文字却也同样存在辞藻堆砌乃至泛滥的弊病,诸多繁复意象和文字的叠加往往使得诗作过于晦涩,并有散文化倾向,而力图以繁琐的文字构筑过于复杂和厚重的文化新世界显然也有力不从心之感,所以有评论者戏言说,杨炼的反英雄主义似的“寻根”不如说是“断根”,他自我阉割了传统,却没有提供一种哪怕是人本主义英雄主义式的救赎和建构。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