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无忧无惧,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兼系主任。本博客已经停止更新。 本人新博客为http://blog.sina.com.cn/sysuzck。

重读韩东《大雁塔》  

2010-02-11 08:51:47|  分类: 论述展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东〈有关大雁塔〉

    韩东,一九六一年生于南京,八岁时随父母下放到苏北农村,后返回南京。一九七八年考入山东大学哲学系,一九八二年毕业后曾先后在西安和南京的某些高校任教,一九八四年冬,与诗人丁当、于坚、吕德安、王寅、小君等创办“他们”文学社团,并出版《他们》,一九九二年辞职成为自由作家。主要著作有诗集《白色的石头》,小说集《我们的身体》、《西天上》,诗文合集《交叉跑动》等。一九九八年五月,与朱文等新生代作家发起“断裂”行动,并主编“断裂丛书”,在中国文坛产生了强烈震撼,有“诗人小说家” 之称。同时,韩东也是“第三代诗歌” 的代表人物之一,而《有关大雁塔》成为他年纪轻轻即诗声满天下的凭借和支撑。
    作为对第二代诗歌精神取向和诗艺的一种集体反动,第三代诗歌往往有意卸去了中国诗歌进入现代主义阶段后“朦胧诗”和“寻根”史诗的执著追求:或者是对诸多历史使命的自觉承担,或者是对错失和被压抑的厚重文化的深入发掘等。
    一九八五年,韩东发表《有关大雁塔》,对杨炼那首洋溢着历史激情和寻根探索的《大雁塔》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意义消解,转而表现出“非崇高”、“非文化”的倾向。在韩东那里,大雁塔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景点罢了,深厚的文化和历史对当代人往往神秘莫测,或者根本就不存在。而个中的部分后现代意味更是体现出消解中心、破除深度叙事,以口语化重写日常生活经验的鲜明特征,同时也表现出韩东惯有的故作冷漠化和平淡化操作。
    大雁塔,原本是作为深厚历史积淀和文化底蕴的象征,但对韩东来说,它却主要凝结了他对历史文化延续性的冷漠(或者说反历史主义倾向)以及当代人们与历史的遥不可及和断裂关系。如其诗所言,
“有关大雁塔
我们又能知道些什么
有很多人从远方赶来
为了爬上去
做一次英雄
也有的还来第二次
或者更多”
    同时,韩东也表现出他对深沉历史文化的有意放弃书写,恰恰是在这种貌似冷漠和对日常生活的弘扬中确立自己平凡但鲜活的对个体生命的描述以及迥异的价值取向——跳出严肃、厚重传承的系谱学之外,不要让个体湮没于历史的文化物象中。
“那些不得意的人们
那些发福的人们
统统爬上去
做一做英雄
然后下来
走进下面的大街
转眼不见了”
但同时,他也体现出对这种平庸取向、敷衍和麻木、随波逐流的不满,他以玩世不恭的文字,游戏、嘲弄了英雄主义,在否决终极意义和目的的过程中,只对浮躁的表面过程趋之若鹜。而所谓的“当代英雄”在韩东诗中,就是:
“也有有种的往下跳
在台阶上开一朵红花
那就真的成了英雄——
当代英雄”。
    我们不难从中读出,韩东在书写和勾勒中注入了这种消解的不动声色的“暴力”,给当时狂热的现代史诗创作潮流泼了一盆冷水。
    需要指出的是,韩东的对口语化写作的强力推动(有人甚至认为,韩东“建树了口语诗最早的一套规则”)和经典操作(“非修辞”倾向)——日常语言的强大张力。表面上看来,韩东所作的仅仅是对诗歌语言的范式更新,从凝练、含蓄的语言走向日常口语。实际上,这其中蕴含了一种美学理念的替换:以破除和非化的方式开拓诗歌的更大可能性,从现代口语之中找到叙述的美和表现的力度。
    一方面,这种口语化操作使得韩东《有关大雁塔》的语言更加多了朴素、简约、直接的风格。在写作内涵上,他似乎仍然再写了诗的教条:准确、负责。他以口语入诗,即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比如该诗的结语就写道:
“有关大雁塔
我们又能知道些什么
我们爬上去
看看周围的风景
然后再下来”。
    另一方面,他的口语化操作在面对读者的强烈阅读期待时,却因为日常化书写产生了非常大的落差,尤其是,书写的对象又是具有厚重历史文化积淀的大雁塔。这样一来,使得人们对其独特和叛逆的审美追求印象尤为深刻。表面上,是作者作为诗人,对历史文化的想象力以及同情心的匮乏,但实际上,恰恰是因为如此有意为之引发了人们的另类思考以及对当下生存状态的关注和反思。所以,韩东的这首诗给人一种冷漠底下涌动着无限活力和生机的张力震撼。
    需要指出的是,从《有关大雁塔》可以看出,尽管韩东努力建构一种新的诗歌模式或诗学,但他在严格意义上,只能算是“准解构诗学”,他对崇高等的消解仍然还局限于语言戏弄的层面上,因为他的诗学实质上还是建立在反思历史意识形态上,而并未体现出解构的深度。他指向形而下的写作倾向,其实质上还是破烂的又浮躁的形而上学的幻梦。
  评论这张
 
阅读(230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