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猪猪和电话  

2010-05-22 11:51:55|  分类: KSDD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的时候,我是指猪猪大约几个月的时候,他对声音和颜色很敏感。有些时候,他在哭闹时,或者醒来我逗他的时候,我喜欢用我当时很古典的诺基亚手机的铃声来吸引他,屡试不爽,他的小脑袋和眼睛总是会顺着铃声旋转,仿若可爱的向日葵。

慢慢地,他跟电话有了感情。长大一些后,很喜欢看别人说话的样子,估计也在好奇,为什么电话里可以传来不同的人的声音。尤其是,2007-2008年我有9个月在美国。有些时候,和他视频也有审美疲劳的时候,其实是因为他老是看得见却摸不着爸爸而感到愤怒,偶尔他会拒绝视频,但电话他还是愿意接的。几乎每次电话一响,他总喜欢跑过去接。不管别人明不明白,几句话后,拜拜,他就很有个性的独自挂掉话机了。

后来,我们教他要学会礼貌用语。比如,拿起电话来,要说,“你好。我是朱孔圣,请问你找谁?”这样的教导经常还是有效的。但一旦是他的好朋友打电话来,似乎这样的程序就不起作用了,比如Lucy,他们在电话里叽里呱啦,甚至根本不理会对方在说什么,然后就哈哈大笑,自得其乐。我们在旁边即使插不上嘴,也觉得有趣。

我们继续培养他使用电话的技巧,开始让他记住自己家里电话的号码,爸爸妈妈的名字。主要担心他迷路之后可以很快联系上我们。他很快轻车熟路了。偶尔,会打电话去办公室“骚扰”我。最方便的是打小灵通,号码容易记住,另外,按电话重拨也很容易。他打电话总是极其耐心的要求我买这个买哪个,我则问他乖不乖。有一次,他居然连续打了三个电话给我,第二次的时候,我忍不住说,“真是废话。”第三次,他又打给我,很认真地说,“爸爸,你这样讲话,不对哦。要有礼貌。”我只好耐心承认。

这样的培养也是有作用的。有一次,他独自在家打电话给我,带着哭腔,“爸爸,我的手被割破了。流血了。”“妈妈呢?”“妈妈去买菜了。”“流血多不多?”“多。”“你不要着急,别乱动。爸爸马上回家。”等我飞奔回到家后,他已经不哭了,然后对我说,“爸爸,我用纸巾把血止住了。”我帮他涂上碘酒消毒。虽然心疼,但对他会打电话求助还是满意的。

偶尔,他也会很恶搞。家里有两个电话,加上小灵通,是可以三方通话的。每次听到电话响,他总是跑向另一个房间,然后抓起电话,他也在听,但是只是像录音机一样重复你的话。然后嘿嘿的笑。后来,我们让他做个好的听众,他才收声不语。但是渐渐的,他对电话没那么好奇了。有一次晚上,学生请我吃饭(所谓谢师宴)。我应邀带他前往,饭后大家想逗他表演节目,他不肯。有个同学想用礼物来诱惑他,甚至拿出了自己的炫酷手机,结果他眼皮都不抬。呵呵,难道真是的无欲则刚?小孩子的成长总是貌似不经意的,说不定他就慢慢跨越某个阶段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