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后记  

2011-09-29 14:44:41|  分类: 工作周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记

 

研究、学习鲁迅十余年,无数次阅读《呐喊-自序》,终于有一天慢慢明白也体验了其中最明了却又最复杂的关键词——“寂寞”。不管是寂寞的回忆,还是时光;不管是追求理想恍如置身荒原,还是为了驱除寂寞自我麻醉更加寂寞;不管是启蒙的孤独,还是绝望的绞杀,多义的寂寞呈现着自我,也阐释着鲁迅的一面。当然,也掺杂了读者的阅读期待。

无论是生前,还是身后;无论是华盖加身,抑或破帽遮颜,鲁迅先生其实相当寂寞。更遗憾的是,没有了鲁迅,我们同样如此寂寞。鲁迅先生逝世以来,我们一会儿将之抛向半空,顶礼膜拜,甚至送上神坛,借之打压异己,又或者摧枯拉朽,将之降回人间;更有甚者,将恶毒的诬蔑、贬斥、无知的怀疑一股脑儿泼向他。然而,在这些操作的背后,无疑更反衬出受众们精神的空虚或无助。这一切在在说明,我们根本离不开鲁迅,同时,虽然从中学起就开始阅读鲁迅,其实我们并没有真正走近/走进鲁迅。

当世社会中,更多的人出于无知和片面根本无法理解他的复杂性:在世故面具下的童真,在冷对横眉下的热切,在绝望下的坚守,在坚守中的悲戚……不要说真正还原他的立体性,甚至连基本的二律背反也难以灵活翻转。当然,更有狂妄者宣称我们早就超越了鲁迅,因为期期艾艾、唧唧歪歪的鲁迅无法预知我们现在的发展,看不到先进性和希望,也比不上我们的现代化,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在这背后,不仅更显出鲁迅的寂寞,也更衬托出我们的寂寞、无聊和无知。

在用巴赫金的狂欢化理论重读先生的《故事新编》并出版了我的博士论文修订本《张力的狂欢——论鲁迅及其来者之故事新编小说中的主体介入》(上海三联书店,2006)以后,我仍然有一种莫名的不满足感——仿佛不对先生的小说进行复合、多元、立体的观照就总有一种心事未了的牵绊。于是继续借助自己相对熟悉的福柯等人的话语理论重新解读鲁迅小说,力图找寻一种独特的对话关系和问题意识。

现代文学研究,在我看来其实难脱文献与理论并举的整合实践,因为一旦涉及到“现代”术语,态度端庄的研究者自然会使用理论,尤其是西方相关文论。但是,理论的旅行难免会遭遇本土化而势必产生必然的扭曲或变形,而这种变异简单看来有些是合理的,当然也有些来自附庸风雅者、生搬硬套者的人为曲解。我们当然要实事求是、对症下药,而非把理论化为一知半解者、利欲熏心者的遮羞布或者“尖端武器”。但某些对于理论本能过敏的患者往往会一棍子打死理论,尤其看不得西方文论,其实借此掩饰其固步自封从而从另一面彰显其本土话语的政治正确性/天然正当性。

我对话语的理解谈不上多么深刻,但在战战兢兢之余大抵还有自信,毕竟自己受过严格的学术训练,而且一直喜好阅读理论挑战自我,所以使用的时候相当谨慎,但学习起来乐此不疲。结合鲁迅先生本人情境,其文本创作和生活中其实也不乏对现代性的使用,甚至是热衷以及更深层次的反抗,而在其小说技艺与意义挖掘上亦有相关的认知与创构。在本书中,我把话语理论当作是探勘鲁迅小说的重要“孔道”,当然并非为了面面俱到、亦非宏大叙事,而是借此凸显话语理论观照下曾经被遮蔽和践踏的暧昧、阴暗与可能光亮。

20078月底到20085月底,我有幸到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学并执教。在繁忙的教学之余,我甚至放弃了游览美国壮丽河山的机会而孜孜不倦于此课题:或检索西方理论书籍,或沉思小说解读的其他可能性,而在巴德的美丽草坪上也留下了我们师生体验鲁迅及其时代的欢声笑语抑或严肃认真。

这当然是书写“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中的一种姿态和境遇,我总觉得接近鲁迅的方式有多种,其中除了独自的精神面对以外,也包括和学生的教学相长彼此促发。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理解鲁迅、体味鲁迅,和年纪大小并不必然相关,反倒和自身的直接的间接的复杂境遇以及发自内心的深沉反省印证密切关联。

这本书是是我十多年来思考鲁迅的结果。其中略有体系性和整体性的上编,主要书写时间集中在2005年回归中山大学以后,书写地点似乎也在不断变换:从中大康乐园的文科大楼4楼中国现当代文学教研室到中文堂的个人工作室,从日本京都大学的旅店到美国巴德学院的客居公寓(约一半完成于巴德)。但无论时空如何变幻,研读、思考和撰写有关鲁迅的论文却是愉快的、充实的。下编里的文字则更是贯穿了我的求学历程,中大中文系读硕,新加坡国立大学攻博,思考的稚嫩、清澈和逐步成熟似乎历历可见。

应该感谢那么多杂志、期刊、报纸以及相关编辑接纳了我的论述,学术期刊方面主要有:《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鲁迅研究月刊》、《中山大学学报》、《西南民族大学学报》、《福建论坛》、《中国文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人大复印资料》、《名作欣赏》、《海南师范大学学报》、《上海鲁迅研究》、《鲁迅世界》、《中国现代文学》(韩国)、《新世纪学刊》(新加坡)、《人文杂志》(吉隆坡)等。报刊发表地点更是不断游移,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等等,似乎冥冥之中也刻画出我游学的痕迹。令人欣慰的是,迄今为止,和将来,我都无需为论文发表支付版面费。

当然,更要感谢那么多同仁和前辈(名单恕我不单列),在学术的磕磕绊绊前行中,他们往往是热心的鼓励者、支持者,无论是本书的出版、封面设计和内容讨论,还是涉及到对学术理念的共同坚守以及为我的成长铺路搭桥;也谢谢那些批评过我的人,因为你们,才让我更能够清醒的看待自我。说到底,即使这本书的诞生,也让我先行以挑剔的眼光加以评判,这无疑会让我偶尔浮现的洋洋得意坠入谷底转而励精图治去追求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创新性。

感谢思想锐利、勇敢直言而为人厚道的乡贤王富仁先生审阅此书并慷慨赐序(尤其是他也要对抗年龄的困扰),在我看来,时光荏苒,但他始终是鲁迅研究界的一面旗帜,只是我们相见恨晚;也谢谢该书的责任编辑人民出版社的李惠女士,同时也要多谢安徽教育出版社何客先生的戮力奔走,我会牢记这份真情。需要说明的是,该书其实也是2009年“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中山大学青年教师培育项目”(编号11100-3161105)的部分成果,感谢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我的同窗好友蓝海坡书记对此书的出版颇为关注和支持,百忙之中的屡屡过问也让我感受到了关切的真诚与温暖,特此致谢。

其实,说到底,或许最该感谢的是鲁迅先生,因为,这么多年来,他既是我的研究对象,又是我的精神资源之一,也是我的对话者。那就谨以此书作为向他诞辰130周年的致敬吧。坦白说,心底里还是希望自己的小书速朽,虽然背后的一丝野心是为了立言。

学术的寂寞本是研究题中应有之义,但毕竟有这么多灵魂和我一起思考鲁迅,接近鲁迅,从而有深度的取暖(这本书也会成为我在中山大学四个校区开设的素质教育公选课《鲁迅精读》的参考书),面对可以想见的热切、追寻、清醒与迷茫,至少让我也可以有勇气和必要呐喊几声,彼此共勉,虽然彷徨、孤独依旧绝对不可避免。希望我们可以一直继续,不管前途是坟,还是美丽草场。

 

朱崇科

201010月初稿,2011年夏定稿

于中山大学康乐园郁文堂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