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棺材太大,洞太小【郭宝崑著】  

2013-03-18 21:17:17|  分类: 人在海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棺材太大,洞太小

郭寶

不懂為什麼,這件事老是要回來。這個夢。

每次我心裏煩,我就做夢,夢到這件事。

 

就是那次葬禮;我祖父的葬禮。

 

我們都在墳場。我們全家人,我太太、我的孩子們:我的兄弟姐妹,他們的孩子們,我的姨表、姑表兄弟,還有他們的孩子們。那天人多得不得了,我都認不出到底哪一些是親戚,哪一些不是。因為,人太多,大家結了婚,就一個一個離開家,散了。起初,祖父很生氣。大家庭分裂的這件事,他很不高興。

 

你不知道,我們家的老屋,有很多很多個房間,最少可以住上五十個人。但是在他死了之後,就只剩下我的家庭還留在老屋。還有兩個老傭人,他們在祖父生前跟他跟了有五十多年了。

 

對啦,那個葬禮。

 

你不知道,那口棺材太大了。大得不得了;請了十六個勞力,由他們合力把棺材由靈車扛到墳口去。那口棺材實在重;重到連十六個人都扛到吃力得要命。他們把它由靈車上抬下來的時候;差一點掉在地上,幸好我們家屬沖上去接住。是麼,棺材哪里可以讓它掉下去。萬一摔破了,當著那麼多人,那怎麼可以!

 

說多,那天人真是多。我看最少有兩百人。大多數我都不認識。不過我當時就有個感覺:他們大多數都不是我們家族的人。不懂為什麼我當時就覺得在受人參觀。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那麼想:當時有很多人都是在參觀。

 

但是話說口來,我們總算把棺材接住。沒讓它掉在地上,免去了摔破的危險。於是我們就齊心合力把棺材扛到口去墳了。

 

我有一邊扛,心裏就一邊埋怨;為什麼祖父要搞一口這麼重的棺材,為什麼那些勞力沒有力氣扛起一口棺材?說起來,其實並不奇怪。那些勞力多數都是抽鴉片的。給別人扛棺材不過是幫幫手,賺一頓飯吃。他們怎麼會想到那棺材會那麼重?!

 

不過.我們心裏也同時感到很驕傲。無論如何,我當時是很自豪的。

 

我是這麼想的:在這個時代,有幾個人的祖父會有這麼一口又稀有、又精緻、又結實、又光滑、又沉重的棺材?我敢說,很多人一定是風聞到我們這一口棺材非常特別,特地到墳場去觀賞的。

 

噯,對啦,那一天還有不少人帶著相機去拍照呢!

曖,對啦!我記起來了,當我們咬緊牙關拼命扛著棺材向墳口走去的時候.有“滴滴嗒嗒”的聲音,那就是他們在拍照!

 

對啦,再講回來。那口棺材重雖然重,它的問題並不於它的重,而是在它的大。它很大,大的出奇,這我們一向都知道;但是我們從沒想到它竟然大到連墳口都進不了!

 

是啊,你會想到麼?你會想到你祖父的棺材在他出殯那一天當著兩三百人的面前會進不了那個特地為他挖的洞麼?

 

我們都僵住了,我們個個站在那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敢說,那一定是人類埋葬史上最滑稽可笑的場面!你花了這麼大的本錢、那麼多的精力、那麼多的感情搞了那麼大的一個葬禮,有兩百多人來觀看,結果呢?

 

那棺材進不了墳口,因為那個洞太小,或者可以說棺材太大,砹,不論怎麼說,它們不配。它們不配!棺材進不去!於是我們就站在那裏,看看棺材,再看看墳口:看看墳口,再看看棺材。

 

突然間,所有的哭聲都停了下來。

不過,沒有一個人敢笑。

 

噯,你想想看,如果你是我們家裏的成員之一,你能笑麼?我是說,假如這是你爸爸、你叔叔、你祖父或者你叔公的葬禮,而他的棺材太大進不了墳口,你要怎麼辦呢?

 

你要把他從棺材抬出來,單把屍體放進去?

還是把棺材和屍體原封不動,找個別的地方下葬?

還是把棺材扛回去,等墳口挖大了,改天再來?

還是要怎麼樣?

 

你看是不是?這是件很嚴重的事,你不能笑的。你說什麼也不能笑的!

老實說,當時我倒真想哭!

 

你要知道,我是長孫,我是葬禮的主持人,因為我叔叔我爸爸他們都早就去世了。那既然我是一家之主,又怎麼能哭呢?我要想個辦法才行啊!

 

於是,我開口了。我把殯儀館的負責人叫了過來,我說:“噯,為什麼這個洞那麼小?”

 

他說:“不是的,先生,洞不小.是棺材太大。”

 

哇!老大爺、我氣得要命,你想想,他這像話麼?我祖父正躺在那口棺材裏面而那口棺材又進不了那個洞而這殯儀館的傢伙卻還要來跟我談相對論。你想想看,到底是棺材太大,還是洞太小,那有為什麼不同?進不去就是進不去,是不是?這才是問題所在嘛。是不是?

 

我氣得要命,氣得要跳!可是,現場有那麼多人,人人都在望著我,等我作出一個決定,拿出一個辦法來,我怎麼能生氣呢?

 

於是,我定了定心,很有禮貌地對他說:

“好,不管它是棺材太大,還是洞口太小,問題是棺材進不去人。我問你:為什麼你不先量一量?”

“先生,這是標準尺寸。我們不知道令祖父的棺材如此之大、不瞞你說,先生,我一生還沒有見過如此大的棺材。在家父的那個時代---”

“好啦!”“我想他是要告訴我,他爸爸當初也曾經處理過如此之大的棺材,因為辦喪事是他家的祖傳事業。

 

可是我馬上停住他。我說:

“好啦。別提啦。趕快把這洞挖大一點。”

他聽一愣。他看看我,看看棺材,再看看洞口又看看我然後說:“先生,我看不行啊。”

 

“不行?你是說你不肯挖?”我追問他。

 

“不是,先生”他說。“我怕要把墳口挖到可以容下這口棺材,恐怕這塊地不夠大。如果硬要挖,周圍的土牆可能會崩塌。先生,我們得按照標準的尺寸來挖啊—一”

 

“那好,你就給我多拿一塊地吧。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嘩,我真行!我心裏想,我的腦子真不錯,冷靜靈活、當機立斷,在最沉痛的時刻我竟然還能保持穩定,真是可圖可點。

 

“先生,恐怕不行,”他說。““也許您不知道.先生,安照規章制度、每個人能撥給他一個墳位。您怎麼能個人占兩個墳呢?”

 

“誰說我要兩個墳啦?一個人,一口棺材,一個墳。只不過面積要多一倍!”

 

“先生,我就是這個意思啊。那是條例不容許的。您看看墳場,這麼多墳墓,尺寸全都是一模一樣的。沒有一個人用兩個墳的。每個人都是標準尺寸的。”

 

“那我們要怎麼辦呢?”這時我心裏開始發毛了。

 

“先生,我看這樣好個好:換一個比較小的棺材。我們有各種各樣的棺材。我們也有很大的,當然沒有這口這麼大,但是那一種是雖然大不過能裝進這個墳口。我們連抽木的都有,非常耐用。。。。。”

 

“不要說了!”

你可以想像當時那個場面有多麼難堪麼?我們整個家族都笨笨地站在祖父的棺材旁邊,聽殯儀館的人向我們推銷他的棺材。

 

“不要說!棺材我已經有,現在我要的是多一塊墳地,你明白麼?”

 

“那是不可能的,先生。你看,工工整整,整整齊齊,滿個墳山,一望無際.個人一個墳,破格的事,絕不允許!”

 

“夠了!”

 

這傢伙太豈有此理了,不但推銷,而且還跟我作起詩來了。兩百多人在看,我們全家人披麻帶孝,祖父躺在棺材平進不了墳口.這是你朗誦詩歌的時候麼?

 

“走,跟我見官去!”

 

我一把拉著殯儀館的傢伙上了走,直奔住管墳場的部門。臨走前我對人家說:“各位親友、很抱歉,因為某些技術問題在此,大家欣賞一段音樂、我去去就來!”

 

但是,隨後我就發現自己的決定做得太魯莽了。因為,在沖進主管部門的辦公廳的時候,每個人都睜大眼睛看我,我這醒覺到自己還穿一身孝衣呢!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為了使祖父早點得個葬身之地,管不了那麼多了!不過,為了禮貌,我決定叫殯儀館那傢伙先進入交涉。我想,不到萬一,我這一身打扮最好不要亮相。

 

可是他一進去就碰壁了。因為房間沒有密封,他劈頭就被人罵的那些話,我聽到了一大部分:

“你令我失望,你叫我生氣。以你的經驗和背景,應該非常消楚我們的一貫政策。不論是誰,我們一視同仁,同等對待。你天天出差,還看不清麼?工工整整,整整齊齊,滿個墳山,一望無際,一個人一個墳,破格的事。絕不允許!”

 

“哇!”我腦子裏馬上閃一個念頭:“怎麼辦喪事的人講話那麼詩情畫意啊!”

 

可是,當時我哪里還有興致來欣賞這個。我顧不得禮節,沒有敲門沒有問,直接就沖進了主管的辦公室。

 

“先生,請您注意。我祖父已經裝進一口特大的棺材;現在,棺材太大洞太小,祖父有墳進不了,我們家屬心裏很不安。請你叫特別開恩,給我們多一個墳住吧!”

 

那位主管先生愣住了;毫無疑問,是我那一身打扮把他吸引住了。他看看我,看看殯儀館那傢伙,坐下來,想了想,抬起頭,對我說:

“棺材太大?”

“棺材太大。”

“洞太小?”

“洞太小。”

 

“吾。。。”他的眼珠在轉,閃著高智商的光芒;我知道,那是他眉頭上那臺超級電腦在快速操作。

 

“跟據你們提供的數據看來,有幾個方案可以考慮:

一.換過口較小的棺材,

二.改去埋在私人墳場,

三.把前後左右多餘的木材削平,

四.乾脆把屍首移出來,用席子包起來埋葬。其實這第四個方案有一個額外收穫,就是把那口極其特殊的棺木留下來擺進博物館陳列。

不過,我想這些你們都考慮過,覺得不盡人情。”

 

“噯?--” 我想。“噯? 這人還不錯,說起來倒是很有人情味嘛!於是我就插嘴說--- 

“是啊,先生,您是明理人,現在棺材已經到了墳場,既不能換地方,也不能換方式,哈一的辦法是多給我們一個墳位。”

 

“唉!那怎麼可以!那是違背國家的規劃的。我國地小人多,土地異常寶貴,講人情是不能違背國情的!--- 噯,我倒有個折衷辦法。如果你祖父隔壁有個小孩子下葬,那就好了。為了避免你祖父的墳挖得太寬而使土牆崩塌,我可以通融一下,特准你們兩家把兩個墳挖通、一齊下葬;等埋好之後;在地面上再按照規格劃定墳界。那樣,就於公於私全都照顧到了。不巧的是,今天沒有小孩子——”“噯,有!我有!我有!”那個殯儀館的傢伙插嘴了。“不過,停在我們館裏的那個小孩子要兩天之後才下葬,不知先生願不願等等?為了圓滿解決這件事,我願意讓令祖父在我們館裏住兩天,不另收費!——”

 

“不能!不能等!我也不要等!”。這時,我也不知從哪里來.一股傻勁。我說:

 

“我祖父下葬,既不是醬油裝瓶子,也不是黃梨裝罐頭;既不是建房子砌磚頭;也不是停車場劃位子。我告訴你,現在有兩百人在墳場站著,我祖父在棺材裏躺著,如果你不多給我一個墳位,讓他老人家平安下葬,我。。。我們全家今晚就在墳場露營不回去啦!。。。”

 

哇!我也不知道從哪里來了一股沖勁;呼哩嘩啦竟然爆出了那麼多東西!

 

講完之後,我很興奮,也有點後悔,擔心會引起不良後果。但我又想:“管他!一個人一輩子能有幾個祖父可以送葬的?不好好幹,對得起祖宗麼?”

 

而他呢?先是愣住了,隨即走出房間,向上司請示。幾分之後,拉著長臉回來了。

 

“好。既然你們已經在墳場了,而且經已證實棺材不能入土,那我就破例一次。因為我們不要叫國內外人士誤會,說我們不尊重傳統;連死人也不留餘地。但是,你們聽好!” 他指殯儀館那傢伙說:“你們聽好:只此一回;下不為例。一個人一個墳!而且要確保他們每個人的棺材都符合我們那墳地的標準尺寸。記住:標準尺寸!”

 

終於,我們把祖父安葬了。不過,由於棺材太大;人家是直放,他卻是橫放的。

 

那確是一場隆重的葬禮,當我們回到墳場的時候,人群已膨脹到七八百人。而且,不懂為什麼,報館、通訊社,廣播電視臺全都來了,使這件事成了當年國內十大新聞之一。

 

當時我有一點擔心那負責人會誤會;怎麼多給了你一個墳位還要給我宣傳。可是過不久我就放心了。我知道即使他當初對我有意見,後來也會改變的。因為,他就因為這件事,而獲當年最有人道主義精神的傑出人物,得到一個光榮的獎狀!

 

至於我呢,不懂為什麼,這件事常常在夢裏回來。

 

次數多了,我就不由自主的常想:“我將來應該辦一怎麼樣的棺材呢?”

 

祖父的棺材的確很有特色,可是人家抬不起,墳口裝不下啊!

 

要搞個標準型的呢?。。。方便是方便,就怕是全都一樣子,將來子孫們會把祖宗的墳搞亂羅。。。到底怎麼好呢?不知道。。。。。。。。我不知道。

 

http://www.chinanews.com/sh/2011/08-09/3244406.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80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