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无忧无惧,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兼系主任。本博客已经停止更新。 本人新博客为http://blog.sina.com.cn/sysuzck。

初入东华  

2013-02-06 15:50:45|  分类: 人在海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入东华

朱崇科

关于台湾,我们似乎非常陌生而又熟悉。2月1日【周五】早上11:50从广州直飞台湾桃园国际机场,下午1:45到达,一下飞机,铺天盖地的阳光;晴朗的天空,可以有大片大片的蓝色。在海关出关时,在秩序井然中依旧可以是满耳的普通话,让你并不觉得已经是出境了。很顺利通关,按照事先约定,我直奔第二航厦的出口,儒雅而风趣的东华大学华文文学系前系主任须文蔚教授手执带有我名字的标牌用力挥手,一眼即对上号。接到后很开心的带我到地下停车场,嘘寒问暖,忙前忙后帮忙搬行李,让人真正感受到传言中的台湾人的热情,外带须先生作为文化人的雅致和细腻。

一路上,我们一见如故、谈笑风生。天南海北,从台湾到东南亚,从文学到历史,从现实政治到文化内蕴,一如流水,自然而然。说来也奇怪,我们从未见面,却近乎无话不谈,坦诚、敢言和对华语语系文学的共通感悟让人不觉时间的流逝。很快就到了非常温馨(人气很旺)、结构复杂(地铁、高铁、台铁等交叉纵横)而又香味扑鼻(美食店铺林立)的台北火车站。我们把行李放在小车上,停好车,须教授先让我随便看看或休息,自己前去柜台帮我订购台北到花莲的火车票。回来后,满脸遗憾地说,对不起,没能够买到观光快车,只是5:10的台铁,要晚上8:04到。我说没关系。

他走在前面,说,“不如我带您看看周围,然后稍作浏览和介绍”。对台北火车站的结构、线路运营等等,都做了详细介绍。谈话中,我看见有个黑色制服的男子突然间伸手拦了一下须先生,我觉得很奇怪,须先生会心一笑说,“那是台湾军队长官的下属,他们怕领导不小心碰到了我需要道歉,你知道的,台湾人可不好欺负的。”说来似乎也是事实,台湾人说“谢谢”和“对不起”的频率非常高,让人不管在何种情况下都很难暴戾发作。在指向台北车站的琳琅满目的美食店铺时,须先生的话很有台湾风格,“只要你喜欢,买就对了。”对台湾美食的得意和自豪溢于言表。接下来,他想请我吃饭,见我有推辞和客气之意,他劝解道,“你进东华的时候是我首先操办的,可惜我中途跑掉了【他从2012年9月开始学术休假一年】,因为没有善始善终,所以要请您吃饭。”然后话语一顿,继续开解,“实话告诉你,我还没吃午餐。”我心头一热,他因为接机,居然到了下午4:00才吃午饭。结果“顺理成章”的就近吃了人气旺盛的寿司。

我自认算不上高级吃货级别,但是对自己挑的饭菜也还有点心得和要求,结果是台湾第一餐的确让我觉得无数人口耳相传的台湾美食的确名不虚传。4:40,结束晚餐,须先生准备从地下车库帮忙拿行李送我入闸,转身时他把一个装着台湾点心的袋子放在我手里,“晚上如果饿,可以充饥。”我在台铁242次火车上晃荡了大约3个小时,说不上风驰电掣,但节奏适当。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我坐在车厢门口附近,台铁的某些列车是需要手按开关才开启车厢之间的屏蔽门的,卖盒饭【台湾叫“便当”】的女服务员推着小车经过时,我会习惯性帮她按开关,毫无例外每次她都是半曲膝盖点头笑着致意,连声感谢,而实际上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到了花莲车站,来接车的是现任系主任许又方教授。又是一见如故,许先生和我同样无话不谈。话题可以密切关联花莲,也可以关乎学界,同样也可以是政治嬗变。行程中,他接到电话,回复说马上到。大约晚上九点,我们进入东华大学校区,许先生解释说,“我们先到行政大楼,那边的校办秘书在等着您前去报到”,我听了目瞪口呆,这是专门为我的吗?我难免疑惑,许教授回答说,“这是她们的职责,当然也有加班费。”然后很快到达,许先生笑意盈盈、体贴的先把点心送给两位办事秘书,原来她们还未吃晚餐。但这丝毫未影响到她们的办事热情和效率,很快签字处理完,然后是和迎接时候一样热情的从3楼下楼送客。

办事完毕,许教授送我到学人宿舍。略作寒暄,他送上一盒台湾本土产的特色点心,希望我早日休息,并说,“明早我8:00来载您吃早餐并逛逛东华周边和花莲市区。”话别后,我进到房间,满眼温馨,这几乎就是“拎包入住”广告词的现实版:洗漱用品、床上用品、网络、厨房用品一应俱全,而且还把和我有关的学校地图单位用彩笔标识好,电话号码,办公室位置,如何解决吃饭问题等等全部放在资料夹中。并附言说,其他,如手机号码、服务证、图书证等会在下周一处理。

想想在大陆现实中对(学)人和(学)官的严重区隔态度,再到此时此地哪怕是对客座教授的细腻体贴,我深切感受到学术和文化的真正尊严。渐渐的,我在疲惫和喜悦中沉沉睡去,不必说,我对明天也充满了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706)|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