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淡定之乐(2013年5月6-12日)  

2013-05-12 07:49:52|  分类: 人在海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周的生活比较平淡,无非看书、思考、写文章,上课。很充实。

阅读、思考。本周的核心阅读任务/人物是陈大为。读完了他的创作和论述,得出心得如下:

陈大为的南洋书写体现出一种追认的政治,他自有其卓有成效之处,如以“时空体”、异族介入填充瘦瘦的历史南洋,或者从自我、家族谱系、原乡场域等策略加以再现,强化甚至神化南洋都相当成功,但同时其也有追认的吊诡。

陪吃。5月7,8日晚,连续陪同。感谢许又方主任、须文蔚教授赏饭,分别得以与叶维廉教授、杨牧老师以及同事、花莲著名在地作家陈黎等共进晚餐,花莲本周多雨,能够和他们高雅而有趣的聊天的确是一种愉悦的享受。谈论学问,有点脑力激荡令人开心,如果八卦的话,优秀学者的轶事似乎比明星娱乐圈更让人激动,后者的狗血剧和人为痕迹太重。

抽空去了伐木工程的旧址——林田山散步,空气清幽、古色古香,不错。最后只有一个结论,花莲真是个好地方。

继续坚持锻炼。

本周微博观点一览:

1.不和年轻人比年纪,但和自己与同龄人比心智的提升和身体、心态的健康。永远葆有理想主义、激情四射,这样离老就远一些,即使变老也慢一点。等到真正老了,也问心无愧。

2.昔日的又红又专日益趋向只红不专,不红只专的危害最多只形成技术人士,如今却是脑残和奴才最多。我认为对教育的重视有两点:第一高薪;第二,真正的尊重和放权,大学回归大学。如今则是政治权力领导一切,它不仅掌控学术资源,还三个自信的以为官大学术水平就高,最后中国大学变成隐蔽的封建衙门堡垒。
3.在国外正常大学待的时间越长,就会发现中国大学制度和培养目的的诡异和变态。民国期间的私立大学至少在治校上有充分的自主权,办校水平很高,如早期的岭南大学、燕京等等,中国目前的私校也是笑话,更多是赚钱的工具。归根结底,没有真正的学术自由办不成好大学,即使暴发了也不行。
4.在和流氓斗争或被流氓们围攻乃至群殴的时候,一定要保持良好心态。一定要清楚,如果流氓们那么容易失败,古往今来的历史上,君子们就不会有失败和挫折遍地的记录了?也要向他们学习韧性,绝不轻易放弃,但是,记住,他们求龌龊的利益,我们有远大的理想。
5.看到山东潍坊毒姜的新闻,让人心痛,什么时候连普遍朴实而厚道的故乡民风都堕落成这个样子,傻逼的肉食者不该反省吗?如果下辈子还能投胎在中国大陆,我一定信奉上帝。因为我们逃脱了如此多有毒食品的围剿、土地空气水污染,人心崩坏的算计,还有腐败堕落脑残万税的有关部门的奴化和维稳。
6.有同学问:老师,您这次台湾之行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你要我讲真话吗?
同学:是的,请讲。
:到现在为止,还没亲眼见到志玲姐姐。。。。。。

7.如果我选择走上一条不归路,先把老少流氓们收拾了再说。绝不单独赴死,我也要造福学界。在中国大陆,造福学界方式有两种:第一,努力创造;第二,干掉老少流氓。我目前选择第一种,艰难生存,但积极性多些,不过,始终保留第二种的选择权,我认为,自己不给人添麻烦和帮助后辈减少麻烦一样重要。绝不主动自杀。

8.你站在那里 坚定地张望
对于迷途的船只
你就是灯塔
不管是是红色 还是雪白
【标题:你】(有感于花莲港红色的灯塔)

9.拿着纳税人大把的钱,为了封闭一个人的新闻动用如此庞大的国家机器,除了脑残之外,还有肆无忌惮的暴力。这样下去,道路以目乃至极端事件发生不会太久的。忽略民心,肆意扭曲人性绝对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10.某些大学的中层官僚也是,在一个地方盘踞多年,老中青三代流氓日益跋扈恣睢,一手遮天。
11.要让孩子们参加讨论课主动发言,真的比当年军统、中统想从对手那里拷问出情报一样艰难吗?还是因为缺乏严刑拷打、威逼利诱?

12.【花莲港】
港 
总是母亲的方向
累了 伤了
我们就回来躺一躺
【祝福天下母亲节日快乐】

13.在当今中国,有多少学者其实只是玩票的看客,有些则是长袖善舞的戏子;更坏的则是借琐屑权力勒索学生的嫖客,最坏的还会猥琐地出卖灵魂,变成了娼妓/鸭。每每想到和这样的畜生共事,就觉得悲从中来。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