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平淡与游玩(7岁11个月的孔圣)  

2013-10-06 08:48:41|  分类: KSDD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份开学以来,孔圣和我们一样,遇上了这些年来最错乱的假期安排。而且中间还加上台风“天兔”光临,老师晚上11:00临时通知停课两天,搞得大家手忙脚乱。

这个月来,孔圣的生活和学习可谓平淡。平淡在学习方面体现在依旧是没有很高的热情,依然觉得仿佛在为我们而学,另外也缺乏奋斗的动力,加上所谓的衣食无忧,似乎更是摆出一副得过且过的样子来。但也仅此而已。另一方面,他也明白:即使拖拉,作业还得写完,虽然无趣,学习还得继续。

大概他自己还觉得不错的是两个兴趣班,一个是篮球,一个是英语班。运动是他喜欢的项目,尤其是还有其他小朋友一起上窜下跳,在篮球班里,由于他个子较高,体力很好,表现还不错,教练也比较喜欢他;但他也偶尔会患得患失,因为分配的小伙伴不够强,拖累了他的胜负成绩。英语班,值得表扬的是他的英语老师,寓教于乐,游戏不断【还有小礼物派发作为刺激和奖励措施】,虽然是每次三节课,但孔圣和小伙伴们疲惫中却有期待。

有些小朋友学完了小学《语文》某某课文,对课文里面提到的壮丽河山憧憬不已,纷纷要求家长们带他们出游前去观看,比如北京天安门,比如陕西华山等地,孔圣没有太多要求,也无暇想,我们决定国庆节带他去邻近省份广西壮族自治区看看【毕竟,饮食、文化、语言有差别,也有类似】。10月1--5日,分别去了广西的三处景点:分别是1贺州的黄姚古镇;
平淡与游玩(7岁11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在路上
 在黄姚,在从广州前往黄姚的路上,首先遭遇的是国庆大塞车,我们早上9:00发车,晚上8:00才吃午餐。好在大巴上有电影看,有小朋友吵吵闹闹,卖萌发嗲,看点不少。但到达景点时,大家都近乎饥不择食了。住宿地方条件很一般,当然后面还有更差的,比如梯田附近的吊脚楼,简直把住所条件穿越到20年前。毋庸讳言,黄姚古镇很有意味,因为偏远,而人丁和文化都可以保留得很长远,但因为偏远,也会有诸多限制,包括文化。某种意义上说,文化的民族性和全球化必须紧密结合,生活上要借助全球化和现代化的便利,但文化上却也要保留自己的根和特色才好。但这些在孔圣眼里似乎还过于艰深和遥远,他更喜欢通过古镇了解人类的过去和某些传统。包括过去60多年的诸多运动,农耕等等。

2龙胜的龙脊梯田;
平淡与游玩(7岁11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在路上
 毫无疑问,这个人为设置的稻田景点非常漂亮,连农村出身的我也感觉很震撼和美观,但田园生活一旦落实到现实中来,还是需要忍耐力,无论是卫生条件,还是出入都比较不方便,民居里面除了有电算现代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娱乐。当然,我对乌烟瘴气的酒吧也没什么兴趣。在这里,很现代的国际青年旅馆和很原始的农家居所和谐并存,好比猪圈里喧嚣而脏臭的肥猪和居民比邻而居,民居的脏乱差还是让习惯城市的我们颇不适应,甚至去洗手间都要排队,有些人居然在如此脏乱的环境里还能悠然洗澡30分钟以上,不顾别人的焦急排队。龙脊梯田——这个位处于平安壮族的梯田有一定高度,但孔圣毫无挑战顶点的欲望,在平台处即宣告自己玩,然后让我们自己登顶。
3阳朔。
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阳朔毫无疑问很美,但在人潮的挑战下,各种软件服务似乎也疲于应对。1000多平方公里的地方,人口30万,却很容易塞车,想想人口500万以上的弹丸之地的香港和新加坡,城市管理如此高效而有序,就知道中国的所谓强大更多还只是数字上的。我们去过了图腾古道,其实也就是造假的人工景点,乏善可陈,大约是为了旅游产业化而造的产业;十里画廊之聚龙洞,洞里尿骚味明显,人头汹涌,商业气息明显,大家都是高声叫卖重复性的商品,孔圣在洞里走了一段路,便要求加快步伐,他似乎对这些三分天成、七分想象的景点兴趣不大;然后就是骑自行车,遇龙河漂流。这大概是他最期待,也最擅长的项目之一,结果无人和他打水仗让他寂寞而怅惘。
平淡与游玩(7岁11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在路上
 
当然,返回广州的路程依旧很塞车,原本6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我们一共走了近9个小时。但这似乎都算幸运了,毕竟,我们还是平安返回了。孔圣和他的小伙伴们最喜欢的节目就是看大巴上的电影。然后一起比拼各种玩具,把它们都想象成各色神奇武器,同时纵横交错,攻击某个假想敌。晚上10:15回到家里,孔圣却大哭,原来在我们家里借宿过两晚的小表弟把他的书和玩具搞得较乱,他无法接受,甚至不想他再来了。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甚至连我的批评也不买账,想不到他的自我观念和空间意识这么强。

这个月孔圣有进步的一点在于他的社交能力变化,他以前很害羞,不愿和很多人讲话。有些时候,难免令人感慨——旧的小伙伴可能不再是朋友了,但他也开始和更多新同学交往了,我送他上学的早上,他往往让我先走,回办公室干活,自己和同学聊天等着小学大门开门。有一天晚上,他却和他喜欢的班上的小伙伴W(女生)在校园里散步,碰到了刚下课的我,也不过很淡定地说,“怎么是你?”我挥挥手,让他们继续散步聊天,远远的,听见他对W说,“那是我爸爸。”后来我们问他,“聊天聊得如何?”他淡淡地说,“还好,但有时W也很冷漠。”然后还跟我们解释什么是冷漠——她并没有完全照顾到他的情绪和关心。

时光飞逝,他的成长让我们觉得自己渐渐老去。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