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依然挣扎(8岁2个月的孔圣)  

2014-01-04 15:31:03|  分类: KSDD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题之所以用“依然挣扎”,是指他的学业。整体而言,综合层面还好,他不会无理取闹,也没有坏的大毛病和习惯(当然自控力还需要提升),心态平和、身体健康。

 

在上一个月的记录中提到他“被读书”,是因为他语文的拼音和听写较差,所以送他到一个托管中心去。一度我去看过并接他回家,破破烂烂的楼梯,周围喧嚣的环境,恍若自由散漫的大本营,印象并不怎么好,似乎托管效果也一般,在跟他做思想工作时,他才知道这些也是要花钱的,然后一旦“被读书”的一个月期限结束,“为了省钱”(他的原话),同时也为了自己挣钱(他说可以自己督促自己,如果高效完成作业,就可以挣钱了,比如每天1元),决定自己回来读书。

 

当然,可以预料的是,结果并未如他的意料中那样好。他似乎被留堂的次数日益多起来了,而且有时发展到似乎每门功课都有。原本下午4:30左右下课的,5:30以后回来的情况变成了家常便饭。坦白说,我对这种情况颇不满。有一次,在早上送他上学的路上,我问他,

            “被留堂的人多么?”“不多。”

        “你觉得被留堂难看吗?”“难看。”

        “难看你为什么不努力?”结果就没有了下文。

 

好在其他方面都很正常。无论是身体成长,还是玩耍兴趣(放学后第一件事是丢下书包后跑去自己的玩具台上拼插玩具),我偶尔怀疑他的所谓留堂也可能变成了和某几个小伙伴课后的玩耍兴趣交流。他依旧周六下午去打篮球,蛮有兴趣的,后来还在上午加多了街舞/爵士舞课程(也是他曾经的喜爱),总而言之,忙得不亦乐乎,倒也没有怨言。玩具和游戏是他的最爱,身在大吃和美食大省,他对美食兴趣却不高,但底线不低,总之在我看来性价比还不错的学校饭堂,他一般是不选择的(甚至情愿空腹不吃)。但我们也不同意他吃垃圾洋快餐,最后也只好选择一些中式快餐店。

 

他也有让人火冒三丈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22:00后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家中,我以为他应该做完作业洗澡洗漱完毕上床休息了,结果是,他依旧坐在课桌前发呆。妈妈缕述他的不作为,说他从晚上7:00开始就不愿背诵四会词,更谈不上听写,中途出去玩了一会,但从9:00到10:00一直消极怠工。我无名业火顿起,问他原因,是否想造反,他不回答,而且抖着腿。我命令他快点背诵,半小时后听写。结果他只是吭哧吭哧的抄写单词,一个词抄了20遍,不用心(没有眼口手三合一)还是记不下来。我真是火了,老远拿一本袖珍词典对着他就甩了过去(还好没打中)。我开始猛烈批评他,谈及他的不认真、没有荣辱感。他一言不发,只是机械地抄写,后来我静下心来,决定帮他解决问题:逐个逐个单词帮他拆开另外组词解释、记忆,一直折腾到晚上11:30,才把该做的作业完成。

 

第二天早上,我以为他会垂头丧气,结果完全没有。他跑过来跟在楼下等待着他的我说,“爸爸,你买的这双新鞋有气垫,感觉不错。”我一边跟他解释气垫缓冲的作用,但同时也忍不住摇头,原本还想向他道歉的,毕竟我大发雷霆的批评有点过分了,结果他心理素质好到不用疏导。这就是渡边淳一所谓的“钝感力”么?我日益发现他和我的巨大差别,我极有尊严感、责任心和纪律性,言出必行,而他则似乎需要别人挥着鞭子时时刻刻盯着,还要心爱的玩具恍如驴子面前的胡萝卜时时刻刻挂着加以吸引,但一旦放松了,似乎马儿就脱缰而去。

 

很多时候我颇纠结,我其实很希望他认真对待学业,但似乎他还没有感觉到学习的乐趣,依旧是赶鸭子上架的心态,即使成绩远低于平均分,他也不太着急,心态好得让人崩溃。但我同时又担心,某些所谓的洗脑效果对于一个认真学习的孩子来说很可能是灾难,毕竟,反洗脑可不容易。于是这真是一步步降低我“望子成龙”的底线,他11个月开始说话,能说会道,反应敏捷;3岁进了幼儿园以后,感觉没那么优秀了;如今,我觉得他只要不奸不坏,不拖班级后腿,不给别人添太多麻烦就可以了。希望他有一天可以自我启蒙,主动摆脱极其幼稚的“不成熟状态”。

 

其实,平心而论,他还是善良的。偶尔提醒我不要忘记拿自己的书包,也有一个早上我和他去教育超市买早餐和课间餐时,碰到一个附属中学的哥哥问我要钱帮忙买早餐。我问他为什么,那个同学不好意思地说,“没有带钱。”我帮他付了钱。吃早餐时我后来问孔圣,如果是他,忘记带钱时是否会问别人要钱,他说不会、宁愿饿着(这真像我)。然后,如果别人问他要钱,他会给吗?他摇摇头。我跟他说,还是要给,任何人可能都有困难时,爸爸是大人,可以帮助有困难的小朋友,但如果他每次都这样,不自力更生而且骗人,那就不必一定帮他。他点点头,若有所思。

 

偶尔,大家都说,言传身教是最好的教育。这当然没错,甚至父母的行动比言语更有说服力;但如果孩子还没开窍,还真得耐心的言传,有些事情,不去教,他可能没有相关的意识,这还真不能怪孩子。归根结底,孩子的成长也是父母自我完善和成长的过程。

依然挣扎(8岁2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在路上
 
依然挣扎(8岁2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在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721)|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