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那就折腾(2014年11月17-23日)  

2014-11-24 07:36:56|  分类: 工作周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山大学进入2014年度的教师招聘期,各院系材料初步审查、公示,有些还需要外审等等。当然依然是刀光剑影,煞是好看。有些时候,知道得越多,也就对人性再多几分绝望。幸运的是,这世界温暖还在,中国的大学何时才能邪不压正,教授治校超过流氓政治(老人政治)呢?长此以往,不难看到某些院系的真正没落、堕落和终究倒塌。我始终觉得,如果是老系,最后的排名居然敢拖学校后腿,甚至很多,其实也该关门了。我们所谓的人才制度以及有关只对上面负责的体制如果不及时更改,流氓政治依然飞扬跋扈。

 

对于个体的我而言,本周前两天只是上课,然后参加了为期两整天(11月19-20日)的“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其实还有中国世华文学学会理事会等穿插进行)。实质上,这就是一个联谊大会,400人的规模,学术的地位和尊严只剩下人均8分钟的外衣,说与不说,都是尴尬。我在期间的角色只是一个讲评人,7个发言者,根本木有发言稿,全靠即席倾听,好在据说是很好的点评。老怀颇慰。最大的收获是见到一些熟人,结识了一些新友,如此而已。据某主办者发言提及,很可能两年办一次,大概于他们可能很爽,但对于承办者只有一个感觉:劳民伤财、疲于奔命、缺乏学术性。

那就折腾(2014年11月17-23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阅读。1《论语派的文化情致与小品文创作》(尚可,资料丰富,但论述的风厚度上一般);2《现代小说论》(台湾版图书,相对早期的文论,可供参考,但也过时了);3《中国小说比较研究》(台湾版图书,采用比较文学的视野重新解读很多文本的确令人眼前一亮,但前提必须是化用好理论且解决可比性问题);4《论诱惑》(法国思想家波德里亚论著,相当精彩,读了两遍,感觉得到它强烈的思辨性和迂回曲折风格。前面张一兵的绪论也写得精彩纷呈、不卑不亢,的确是高手);5《生命行旅与历史叙述》(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编的年刊,内收拙文一篇,但整体论文水准参差不齐,有些论文形同重复制造的垃圾);6《文明的鸡零狗碎》(方维保教授文化随笔,还蛮有趣的,可以读出作者的幽默与深入浅出)。

 

发表。拙文《“大”“小”的辨证:重读<棺材太大洞太小>》,刊发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编《生命旅程与历史叙述》(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14),页86-97。

 

压缩某CSSCI刊物的拙文,分别评审CSSCI刊物论文各一篇。

 

因为开会,本周的隔日运动有所推迟。

 

周日外出徒步。天门沟景区(英德石牯塘镇)也让期中考试结束的犬子休息一下。成绩依然不堪,但他心态和身体不错。继续坚持走万里路的理念。急上急下,历时3小时40分钟。高手大约需要4小时上下。

 

本周微博一览:

1.开始写有关《野草》的绪论。万事开头难,但我只想合盘托出内心,不做长篇大论,血写的文字必须用骨髓阅读。

2.有些时候,所谓理想也是一种诱惑、自我安慰和心甘情愿的折腾。从首届世界华文文学会议抽身而出,日程表上摆满了事情:1修订拙文;2写推荐信;3撰写有关《野草》专著的绪论。但不必多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即使再多,也会乐意承受。

3.在从珠海返回广州的大巴上,眼睁睁看大地浸入暮色,想起了年少时的炊烟,奶奶的呼唤,以及满腔斗志的自己。归根结底,我们都是浪子,孤儿,都是传统的承受者与背叛者,幸运一点,也是新传统的添砖加瓦者。中国你慢慢走,慢慢思考!

4.基本上,中国大陆大学已经衙门化,而且,级别越低,官味反倒吊诡地越重。好大学的精神独立、思想自由与创造已死,差大学官气十足、会议成堆,私校和民间或没有资源、或利欲熏心。大学已走进了死胡同。

5.迎来最忙的一周。上课加国际会议,没有自己的时间了。人生的吊诡也在此处:能干和无奈一体两面。

6.想想中国真是一片神(SANG)奇(XIN)繁(BING)荣(KUANG)的土地,facebook总裁可以被聘为清华大学教授,在其他华人区称为“脸书”,在我们就是“非死不可”;哪怕只是作为最好搜索引擎的Google,其他华人区可以是谷歌,我们这边无法显示;甚至是yahoo,中国邮箱都可以挂掉。我们不是观众是记录者。

7.自从带鱼摆出一副淫贱姿态,”暖男”一词就毁了;然后太岁甘于自娱且娱人,恶心的司马昭就满血复活。最让人怀疑的是,笔杆子是否已完蛋?好比你要的无论是军犬或是藏獒,跳出来的都是癞皮狗。
  评论这张
 
阅读(72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