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有情”的存在:云南之行片想  

2014-12-11 21:37:35|  分类: 舞文弄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情”的存在:云南之行片想

朱崇科

(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教授)

 

人类的存在就是个吊诡:我们自然可以夸口人定胜天,但数万年沧海桑田,剩下的或许更多自然风景,换言之,自然本身就是风景,人要成为风景则相当不易;但同时,当我们历数文化时,人却又成为当之无愧不折不扣的中心,作为后辈的我们又必须在此基础上发扬光大。

7月底到8月上旬,我一直奔波在云南的旅途上,准确的说该是“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梅里雪山”线路及其周边上。毫无疑问,旅途上的自然风景摇曳多姿、层次分明,让人顿觉美不胜收、慨叹自然或上帝造物之伟大,但同时我的侧重大而言之却又变成了观察和反思人类的文化。而本文只是/只能从很窄的“有情”(沈从文语)的角度,尤其是爱情角度为主进行思考。

正如我们的包车师傅藏族大哥兼导游所言的,如果有10个人到丽江及其周边游览,那么会有7个人留在丽江,2个人去香格里拉或泸沽湖,1个人去梅里雪山。丽江,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这样的城市:她节奏缓慢适合颓废发呆却也日益喧嚣,包容美丽却又日益商业化乃至良莠并存,服务体贴却也日益华贵,似乎减少了几分传说中的质朴之美。

如果从爱情的角度观察,不管是丽江本身的定位,还是外来者的想象,都把丽江定位为适合艳遇的城市。尤其是古城里面,酒吧咖啡店遍地,各色小吃与特产店如花绽放,也是更多小资朝圣的背景地——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各种拿手机自拍到此一游的人士不分阶层不分种族,同样,女士们披上本地披肩,浓妆淡抹、睡眼惺忪或目光如电或多或少都带上了一丝欲望的痕迹。不管是利比多宣泄,还是荷尔蒙撒播,更多打上了都市的色彩,仿佛遇到就是缘分,一切都那么功利、洒脱却又自然而然。

相应的,连带我们游览丽江及其近郊的纳西族小伙也不断慨叹,纳西族男女青年似乎和异族通婚是一个难以避免的趋势,这当然不算什么,但问题在于,民族自身的文化无论如何都受到了冲击,甚至是腐蚀,而这里的因素更多是经济对人心和爱情观的腐蚀,无论是对本地人,还是对游客亦然。

“有情”的存在:云南之行片想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丽江古城街头这种淡定是一种散淡,但似乎也是一种麻木和无奈】

过度商业化、利欲熏心以及相对不成熟的管理体制会让中国大陆很多游客的旅行变成了一种自我折磨。比如过分/超级低价团的出现其实更是一颗毒瘤,表面上看,它促成了旅游市场的热闹,但更多时候难免坑蒙拐骗及其恶果的一再出现。那些明显连票价酒店都无法涵盖的价格吸引了一批散客或穷游的人前往,结果往往因为拒不购物而造成诸多冲突,不管是负责的导游得不到应有的收入保障,还是黑心导游得寸进尺,总而言之,受害的是整个市场以及民众对相关旅游城市和资源的厌恶。可以理解的是,很多素质不高的节目/景点也变着戏法骗钱,甚至不惜把自己异化(东方主义化)。

很多时候,泸沽湖附近的摩梭族及其走婚也往往让人打上了太多不太健康的色彩,或者是猥琐化,或者是商业化,而实际上,摩梭族的走婚制是目前最好的婚恋制度之一。首先,它是基于爱情基础上的存在。走婚期间基本是一对一的展开,绝非很多猥琐之徒所臆想的滥交——男女白天不见面,晚上男方才到女方家里去,而一旦爱情消失,那么则好聚好散。其次,由于是采用母系制度,老祖母掌管家庭大权,舅舅加以辅佐,类似于家庭共产主义,即使年青女子和男子有了小孩之后再分开,也可以由家庭解决经济问题,又有父亲角色的存在,因此孩子的成长中不太有所谓传说中的离婚副作用。

不难看出,这种走婚制既强调爱情至上的神圣性和美好,让人可以充分体验爱情的自由、激情和可爱,同时这种制度也破除了一般婚姻制度的弊端和劣根性,比如孩子的抚养、赡养费,财产的分割、角色设定等等。当然,这种制度也只是在摩梭族内部展开,而现有的摩梭人里面也才有大约一半的比例继续实行,当然也有一些走婚的青年男女在有了小孩后也选择进入世俗的婚姻关系。

“有情”的存在:云南之行片想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泸沽湖景区里的走婚桥说明】

而到了梅里雪山地区,见到的除了游客之外,主要是藏族同胞。他们似乎呈现出更“有情”的关怀,比如和动物的和谐关系。行驶在环山公路上,尤其是海拔较高的地区,比如3700米以上,你很容易看到牦牛们三三两两,或者吃草,或者潇洒拦路,据导游师傅说,这些牦牛可以自己上山、吃草、成长,长达一到三个月,除非出现了极端雨雪天气,它们会自己提前回家,期间只要主人前去探望一次,并把盐巴放到他们习惯吃的草上即可。

而到了感情行为方面,藏民们更多受宗教(活佛)的影响,因为要被劝导多做善事,善恶皆可波及子孙【因果报应说】,所以他们一般心地善良、质朴可爱。据导游师傅说,活佛告诫他们,那些做坏事的人不需要拜佛了,仿佛拜佛只是为了消弭目前的罪恶而下一次可以继续作恶一样。

相较而言,婚恋上也是如此。虽然他们采取相对世俗的制度,但基本上离婚率较低,因为在相对有限的空间内的大家知根知底,妇女离婚后似乎相对难以再婚,而且如果是自由结合的家庭,都要多行善,因此反倒显得相对和谐、相敬如宾。

“有情”的存在:云南之行片想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海拔4200米时候看到的自在牦牛】

旅行,表面上看的是风景,其实也看的是风景里面的人性,当然也因此拓展旅行者的人格和品性。走笔从丽江到泸沽湖再到梅里雪山,当然只是我走马观花、挂一漏万的粗浅感想,但读者若能看到一个“有情”的存在的变化,似乎善莫大焉。

  评论这张
 
阅读(58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