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左右开弓(2014年3月16-22日)  

2014-03-23 07:37:03|  分类: 工作周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周又是相当忙碌的一周。不仅要广泛阅读,包含三个层面,第一是混杂的领域,包括历史、古代文学等,第二,就是海外华人文学与历史;第三则是鲁迅研究领域。在这三个自己喜欢的领域里转换,不亦忙乎,但又乐在其中。


 


阅读。1异域与新学(资料和解读功夫相当不错,细腻而有自己的心得但对海外,尤其是新马和港台的研究掌握上还可加强);2《三国志的世界》(京都大学金文京教授论著,很有意思和严谨的著述,让人对三国演义影响下的观点有所更改);3《中国现当代文学中的跨文化书写》(藤田梨娜教授论述,充分体现出日本学者的资料搜集和文本解读功夫,令人赞叹,但同样偶尔也有小而残的缺憾);4《移民轨迹和离散论述》(游俊豪博士论著,专门写了书评,日后会发表);5《民国史实重建与史论新探》(不错的史学论述,既有自己的观点,也有资料发现与解读的扎实基础);6《鲁迅小说审美》(浪费纸张和我的时间);7《<野草>浅析》(的确是较浅,受制于时代太多);8《<野草>诠释》(许杰论述,尚可,但亦未找到可取之处);9《鲁迅野草探索》(卫俊秀论著,第一部有关《野草》的论述,有开创之功,但亦有缺憾)。


 


撰写。思考并撰写游俊豪博士论著《移民轨迹和离散论述》(上海三联书店,2014)的书评。


 


开会。周末在惠州学院参加“广东华侨史”课题组的工作会议。顺便见了当年94级中文系在惠州的同学。


 


本周微博一览:


1.归根结底,博士学位攻读更多是在转益多师的策略下、良性机制的保护和刺激中自主成长的过程,因此优秀博士必然具有可持续发展空间。目前国内名校无论是师资,还是大环境都无法提供真正理想的自由、独立空间。学术的创新必须从叛师开始,但在中国大陆,这就约等于自寻死路。


2.收到某同学来信,谈及在择校攻读博士方面的犹豫,其实他已经思考得很清楚了,但不够的地方在于,既贪婪——即使条件不成熟,也要得到尽可能多的好处,又不努力——本身条件的缺陷不能真正正视。我觉得,在考虑清楚的情况下决断力和行动力就很重要,此时为什么你前怕狼后怕虎?因为你俗,不真热爱学术。 如果读博的目的不是为了学术,就不要浪费太多时间了。就目前的状态来说,人文社科方面的研究,欧美、日本新加坡名校博士还是比国内名校好(理工科更不必说)。当然,国内学术生态的恶化很多时候会让很多本土人更具“情商”优势,但这还不是真正的学术。我始终坚信,正常学界必然是学术发金光。


3.我更担心的是,如果有一天真正可以言论、思考自由了,脑残们反倒不会思考、说话和独立为文了。


4.有友人告知最近非常消沉,我安慰他,完全理解,也曾经感同身受。人谁没经过大大小小的挫折呢?即使在流氓们群殴的时候,我也不是消沉,而是信奉“吾与汝偕亡”。流氓的伎俩看多了,也不过如此,无非比坏人坏多半拍。但其实多行不义必自毙,纵使小人一时得志,但终究会还的,只是时间和方式的更换而已。


5.争议很大、创造力奇佳的苹果前总裁乔布斯永远只能出现在美国,而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奴性极强、老人政治挂帅的天朝。做任何有创造力的大事情都要强调“情商”的时候,说明分赃的人太多,环境恶化,而非呈现出人有多聪明。


6.每次重读20世纪的中国史,都让人触目惊心。上层的恣睢跋扈、专制厚黑,底层的可怜可恨、自奴脑残一样令人厌恶。今世中不乏以为自己暂时拥有了所谓大城市几个高层窗口的幸福人士,他们沾沾自喜从不居安思危,孰不知这些质量原本就撑不过40年、地皮不过70年的石屎森林就是一坨屎,随时化为乌有。


7.【"面包新语"购过期原料被曝光,内幕画面触目惊心】看到这则新闻,让我顿觉失望和疑惑,如果此事属实,我们应该认真反省:为什么这些企业,如Bread Talk在新加坡可以奉公守法、做好自己,而到了中国就变坏了——偷工减料,甚至黑心贪婪?恐怕不只是简单的“南橘北枳”原因吧?


8.最近审阅了几家CSSCI刊物的论文稿件,既有外国文学的,也有中国大陆文学的,还有海外华文文学的。我对某一种习惯特别不爽:文献综述功夫特别差甚至没有,而且基本上不参看也不引用前人的优秀成果,这样的论文除了论述的独特性和深刻性有欠缺外,往往也会自以为是,观点难免偏颇,也因此会被毙掉。


9.为何中国最多只有人才(Talents)而无天才(Genius)?鲁迅的回答是,“非彼不生,即生而贼于众”。“故性解(Genius)之出,必竭全力以死之。”“皆灭人之自我,使之混然不敢自别异,泯于大群”。一言以蔽之,腐败和流氓原则治国,人心大大地坏了,哪里会有天才?

10.我总以为武将或者理工科专业的人该更有血性,我总以为自然科学的人获得诺贝尔奖的几率更大。实践证明,在某自诩的优越制度下,做奴才不需要专业,因为奴才们无法也不屑跟非专业的人士对话,或者只有一种专业——至贱,无是非,唯领导马首是瞻。这样的鬼专业戕害民族性甚深,令人担忧。

11.章先生毕竟是清醒的名教授和教育家。老人政治的国度,更要注意尊重创造,给年轻人以试错和茁壮成长的空间。否则,整个民族会日益羸弱,变成只能啃老的东亚病夫。【章开沅请辞“资深教授”头衔 或开中国社科界先例

12.你们总说要接地气,我说可以,但要看怎样的大地。



 


  评论这张
 
阅读(578)|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