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自我的脸孔,或漂泊  

2014-05-27 06:50:34|  分类: 只言片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朋友说,好久不看你写那些独特的让人心动的文学性文字了。

我的心里仿若有东西猛地一沉,居然还有人关注那些炽热而孤独的倾吐,我总在敝帚自珍之余视它们为沉重的僵尸,惯性向前却艰难跋涉。

 

我知道自己,和流氓们较真/对抗以后,习惯了隐藏,况且无论是所谓的世俗成熟标准还是情商修炼,都希望一个男人沉默,宁静,或者自我疗伤?有时我也穿上马甲,甚至盔甲,不只是为了好看,更希望自己避免肉刺的折腾之后可以更集中地强悍。

 

偶尔,难免犹如困兽,即使是面对大把的时间、论著安抚,或者是大碗的热水穿肠而过。

来回踱步,很多时候,想念各种美食【虽然我从非吃货】,或者是幻想在无人认识的地方漫步,毫无目的。更符合我的性格的,是换个地方看书。那些身外的嘈杂与繁华,喧嚣与落寞,都和我无关,又有关,因为我在他们中间,但又和他们不一样。

 

更多时候,我把这种不甘化为论文,或者同鲁迅对话、请教,或者反思台湾经验与南洋叙事的可能联系,又或者纠缠于理论文字,让自己在繁复、深刻、规范、理念冲杀中再度确认自我、平息烦躁,最后把它化成创造的欣喜,或者至少是平复成学者的静谧与祥和。

 

于是,那些一度自我的文字消失了,只剩下海滩上大潮退却后的白色泡沫,间或垃圾,诉说着激情、思潮、自我的来过。

 

我在哪里?要去哪里?

自我的脸孔,或漂泊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