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8岁半的孔圣  

2014-05-05 12:47:03|  分类: KSDD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岁半的孔圣,转眼就是个少年的模样了。身高1.40米,体重33.4公斤。在同龄人中算是发育不错的。

 

这当然跟他喜欢运动密切相关,虽然性格略有挑剔,但总体是个阳光少年。有些时候,他也喜欢宅在家里,即使看到我去运动,也无动于衷,但是,他主动选择了篮球班和街舞班作为兴趣班,这也就意味着他要戮力实践而非轻易放弃,实际上,他在这两个班上的表现都相当不错。

 

跟很多小伙伴相比,他的学习成绩依旧很一般。有些时候,我也会着急,但后来慢慢就释然了。其中当然是因为有原因的,首先是他的兴趣不够,他对按部就班的学习迄今为止还不是主动的,所以这样的结果可谓难免。其次,我之所以觉得他之前聪明伶俐、可爱活泼,是因为那时候的判断标准是以他为中心的,只要他乐于表现,往往都可以呈现出真正的自我(虽然是3岁),比如口才、比如玩耍等等,但后来的判断标准变成了他不太喜欢的相对单一的学习,我们甚至也别这种标准绑架了,自然就变成了焦虑,甚至是对成绩的过分强调,虽然依旧是打着关注学习态度的旗号。所以,我以后只看重他的态度是否认真,其他成绩和结果暂时都在其次。给他更多空间,希望他以后可以觉悟。

 

某种意义上说,我更关心他是否快乐、健康,内心是否真正强大、丰富。所以,我们尽量减少所谓的兴趣班,甚至是学习班的强迫,而更喜欢多带他旅游,增长见识。目前他对旅游的理解还相对浮浅,在他眼里,往往是,缺乏人工游乐场所的地方就不是好地方,我也曾反问他,“如果是这样,广州和山东的城市有什么差别?”但不管怎样,在多数嘟嘟囔囔不爽的同时,偶尔他也可以玩得很疯,甚至是自己high,不亦乐乎?!下图是他在中山岐江公园附近的跳跃。

8岁半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在路上
 
我们也慢慢训练他的责任感和利他心。很多时候,他的生活方面的事情都是我们帮助他预先处理好,所谓未雨绸缪,这样就容易让他把这种帮助当成理所当然,甚至在事情做得不好时容易把矛头指向外在和家长,这样一来,不仅不反省自己的责任,而且容易推脱塞责。因此在旅游中,尤其是在有挑战性的运动中,比如登山,户外跋涉等,我们也希望他自力更生,比如背着自己的背包,包括饮食,这样可以明确自我。
 
最近一段时间,我和他的交流变多了,他也比以前喜欢提问了,当然有些问题我也一时不能回答,但多数还是可以当场答疑。有些时候,我也不断反省自己的强势,是否给他太大压力?所以,有一次上学途中,我专门跟他讲了一段我人生中唯一一次来自父亲的暴力惩罚——因为忘乎所以地玩耍忘记了任务【新屋暂未装门因此需要看好粮食勿被家禽糟蹋】导致一地鸡毛而被父亲以新鲜树枝严格执行家法,告诫他没有责任心的必然结果。好笑的是,讨论时他还帮30年前的我找寻问题解决之道,未果,但最终我还是告诉他最终的结论和思考。
 
人生苦短,但学习永无止境。谁说只有孩子需要不断学习,家长也是。何况我本身还是教导学子的老师身份呢?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