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2015-11-09 06:58:01|  分类: 论述展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朱崇科[1]

(中山大学 国际关系学院,广州 510275

提要陈大为的南洋书写体现出一种追认的政治,他自有其卓有成效之处,如以“时空体”、异族介入填充瘦瘦的历史南洋,或者从自我、家族谱系、原乡场域等策略加以再现,强化甚至神化南洋都相当成功,但同时其也有追认的局限,比如台湾视角下的异域化色彩,过于强调技巧而导致主题和思考的相对肤浅,这都让作者依旧存有努力提升的空间。

关键词陈大为;南洋;追认;吊诡

Abstract: There is a kind of cultural politics of identification in CHAN Tah Wei’s Nanyang writings. His related writings have his own ways: 1. to put alien races into infertile history of Nanyang with the strategy of “chronotope”; 2. To represent Nanyang from the genealogy of self, family and hometown field. Meantime CHAN has his own limitations: the exotic tendency towards Nanyang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aiwan and to over-emphasize the technique of composition.

Key Words:  CHAN Tah Wei; Nanyang; Identification; Paradox

 

毋庸讳言,若将陈大为(1969- )安放于在台马华文学史序列,乃至更宽泛的马华文学史上的话,他都是星光熠熠的一颗。他著述丰富,擅长诗歌和散文,著有:诗集《治洪前书》(台北:诗之华,1997);《再鸿门》(台北:文史哲,1997);《尽是魅影的城国》(台北:时报,2001);《靠近罗摩衍那》(台北:九歌,2005);散文集《流动的身世》(九歌,1999);《句号后面》(台北:麦田,2004);《火凤燎原的午后》(九歌,2007);《木部十二划》(九歌,2011为节约篇幅,下引文本只注书名和页码);同时他又栖身台湾高校,讲授和研究亚洲华文文学。

    本文着力于考察陈大为创作的核心议题之一——南洋追认及其限制,这里的追认不同于一般现代汉语的表面含义,而是指身在台北却持续开拓对已经逝去的历史文化的考掘和再度确认。这方面虽有研究,但更有开拓空间。在我看来,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可谓吊诡重重。首先,“南洋”是一个被命名的复杂历史纠结,里面密布了权力/话语。相当经典的则有李长傅著,今井启一译补《南洋史入门》增订版(东京:苇牙书房,1942)、Wang Gung Wu(王赓武), A Short History of the Nanyang Chinese (Singapore: Eastern University Presss, 1959)、许云樵著《南洋史》(新加坡:星洲世界书局,1961)、冯承钧著《中国南洋交通史》(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5)等等。不难看出,从书写者到出版地都显得多元而繁复,却又吊诡的反映出南洋意义的内在暧昧甚至空洞。其次,若从现实政治的角度思考,自从马来西亚、新加坡立国后,为强调政治、在地文化认同的合法性与充分性,“南洋”因为其内在包含的中国情结、乃至中国中心主义立场或可能的“收编”意图而显得相对落伍。同时,甚至更早时候,尤其是二战以后东南亚(southeast asia)概念的出现也会冲淡旧有的“南洋”概念的影响力。[2]

    出生于马来西亚怡保、中学毕业后赴台留学并常居台湾的陈大为在诗歌和散文中再现南洋的确认值得探勘,因为一方面,“南洋”自有其暧昧性,而另一方面,坐镇台湾的陈大为却要重新捡拾这个被很多人不屑乃至抛弃的词汇/指称,所以其实践颇耐人寻味。可以反问的是,他如何填充/再现历史的南洋?他对南洋的追认有何策略?又呈现出怎样的文化政治和局限性?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陈大为的南洋追认及吊诡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1]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华文文学与中华文化研究》(编号14ZDB080系列成果之一。

[2]有关南洋概念的历时性梳理,可参李金生《一个南洋,各自界说:“南洋”概念的历史演变》,新加坡《亚洲文化》总第30期,20066月,页121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