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热带的年味(2015年2月23-3月1日)  

2015-03-02 07:20:02|  分类: 人在海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中国继续过年的一周。但对新加坡来说,周一开始已经是新的工作日了。这个星期,依然有师友请吃饭、聊天(我喜欢的娱乐和休息方式之一)。我的主要工作是读书,要开辟新的题目,阅读新的作家,这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偶尔出去走走,比如跑到人迹罕至的新加坡双溪布洛湿地公园(Sungei Buloh Wetland Reserve)徒步,跟各色小动物们对话,晒得日益健康黑了。

热带的年味(2015年2月23-3月1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当然,工作效率因此也可以理解地降低了些。其实自己也偶尔想控制一下节奏,体验所谓的淡定和缓慢。

 

出席马来西亚新山南方大学国际论坛。2月27日下午2:00-6:00出席马来西亚南方大学《马来西亚华人人物志》推介礼。中间黑色西装者为王师润华教授(资深副校长),左起第8位为何启良教授(副校长)。

热带的年味(2015年2月23-3月1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毫无疑问,也作了发言。但来去太匆匆,希望以后有机会进行专题演讲。也接受了《南方大学电视台》采访,据说我是开台以来第一位接受采访的国际学者。
热带的年味(2015年2月23-3月1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哥在思考中】
 
阅读。1-6可以搜集到的李天葆所有作品(只是阅读,具体结果有待进一步阅读和思考);7《重返诗钞》(王师润华新诗集,依然睿智、活泼、幽默而发人深省);8《即将远行》(何启良诗集,既有旧有风格的延续,也有新的发展);9《许云樵评传》(廖文辉博士论著,资料扎实,态度不卑不亢。但论述上可以更活泼些);10《养死一瓶乳酸菌》(许通元诗集,整体尚可,有些作品比较活泼,早期部分作品略显干枯)。
 
 
本周微博一览:

 1.因为心内外有光,所以一直振翅扑向光明。

2.内心对学术的敬畏和精神践行自是不必说,我一直崇尚“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但表面上经常自称学术民工。唯其如此,对于教授在社会上的实际位置也就心平气和,对于貌似的低收入也就相对不以为怪,甚至,对于自己长期的努力奋斗也就视为必然。学术民工嘛,不过如此。一代是民工,代代是民工。

3.有些时候,我想放逐自己,听从内心的声音。那样,世界或许更开阔,也更祥和与丰润。

4.善与恶,升华与堕落往往在一念之间。但无数个一念累积的差别往往就是大奸大恶之异,大师学渣并列。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人生不同的存在形态。各自选择,各自享受或承担。

5.再赴南洋理工大学。在中文馆还书六册,借书11册。馆员服务态度很好,看我携带图书太多要”左拥右抱”,她特别免费提供给我一NTU环保袋。新春的温暖与福利。

6.专制国家不单纯是控制言论,不让人讲真话,还有混淆是非,比如把自己不喜欢或不擅长的属于语言/文化的问题归结为政治或沙文主义,同样把自己的偶然选择在胜利后归结为必然性,甚至把母语学习变成了一外习得,用英语教华文,居然还有人渣学者为此论证。 新加坡从此角度看绝对不是小红点而是经典个案。 从这个角度看,冷战前后的左翼思潮问题、南洋大学被关闭的问题、媒介教学语变迁问题以及苟延残喘了30多年的新加坡华文学习和提高问题,绝非目前的官方论述那样古板和简单。这期待有勇气和高素质的学者继续探研。

7.山穷水尽的可以是物质,柳暗花明的必须首先是精神。否则,只有低吟——没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8.每次打开工作邮箱,看到的垃圾邮件最多的就是三类:第一,真假发票售卖;第二,真假期刊版面买卖;第三,真假会议邀请函。想想高举伟大复兴旗帜的国度在理念上已经是5G了,现实中还是2G乃至木有G点,真是心塞啊。

9.所谓土豪,就是土鳖的豪气——有钱但傻缺。

10.中国社会真是一个可悲的社会:自我的发展是残缺的,受制于种种传统和老人政治,年轻人难有未来;却又没有公德,一方面崇洋媚外,另一面却又民族主义情绪极强,义和团;喜欢互相投毒,国民劣根性重重,还有人认为只要不说坏话,我们就强大了。

11.我对任何有益/公益的文化事物/事务充满兴趣,也会尽力而为。尽管世界繁琐乃至险恶,男人往往脆弱,但依然必须披挂上马,勇敢战斗。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