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大马会议周(2015年5月25-31日)  

2015-05-31 14:13:13|  分类: 人在海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这是我期待的一周,来这边四个月,休息的时间很少,脑袋中的弦一直紧绷,因为要对得起自己的时间和成本。每天都是近乎连轴转看书,而且必须要从阅读中找到自己的立场和关怀,坦白说,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也开始更好地了解自己的限度和可能性——理想和追求是我主动选择的,但在实现过程中却也必须主动和催逼结合,人都有惰性。实际上到了这一周,我的工作效率在前三天因为过于放松开始下降,某种意义上说,缺乏良性暗示和自我监控,即使自律性很强也难免会放松警惕。

周三乘飞机前往吉隆坡,受到热情招待。晃荡了一天半,书店、茨厂街、商场,偶尔的美食,然后开始开讲座。29日晚马来亚大学文学院B讲堂,和来路曲折的朱文斌兄同台献艺。我的时间被允许更多些。大马会议周(2015年5月25-31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30日上午新纪元学院10:30-11:30做“马华文学国际研讨会”的主题演讲。
大马会议周(2015年5月25-31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效果都还不错,毕竟,这也不是我的弱项。有关报道可参http://saps.sysu.edu.cn/content.asp?c=68&m=999&n=3151&todo=showinfo。

收到不少友人赠书,当然也买了不少书(共达30公斤)。我会一视同仁、客观对待的。四天来,非常疲惫,喉咙冒烟,休息一般,我现在才发现,我到一个新地方的第一晚睡眠都比较一般。但这些天也真是让人感慨,有些人即使十年不见,但可以一见如故,毫无隔阂,这就是真正的信任和同学真情;有些人一定抽空相见,无论多忙;有些妄人只管自己表现,从不问真理如何辩证,因为封闭的他们自以为真理在握,其实就是脑残;有些新知心胸开阔、替你着想;有些朋友嬉笑怒骂、谈笑风生,让人觉得畅聊的可贵。

阅读。1《我们留台那些年》(随便翻翻);2《批判与寻路》(曾维龙关于大马1990年代政论文的整体研究,修订自他的硕士论文,不错);3《马华文学-新华文学比较研究》(角度不错,但还可以提升论述深度);4《亚洲文化》(2014年8月号,随手翻阅,特色变淡了);5《注释南方》(黄锦树短文集,比长篇论述更差,基本上骂人的口水太多,认真反思的创见极少)。

本周微博一览:
1.我很少主动推荐书给别人阅读,但周清海这本回忆录
朱崇科的照片
可谓了解新加坡华文高等教育界的“红宝书”,值得一一批注。第一,它反映了弹丸之地高校内部中文研究界的复杂学术政治;第二,它反映出出卖良知和灵魂、背叛中华文化的学者的伪善和堕落,比如什么狗屎“英文教华文”的指导原则;第三,部分反映出李光耀对华文的表演性态度。我准备将此书带回中国。而新加坡劣性本土主义的崛起,会必然带来恶果。

2.人生苦短,唯美好,事业与智慧不可辜负。

3.脑残是不分国界、种族、制度、性别、年龄的。一般而言,民主制度比专制制度国家/地区里的脑残比例相对低些,但不动脑筋的人放到任何时空都是脑残。还有一种扮脑残更可怕,通过扮演残疾人获得别人的同情或主子的赏赐,但时间久了,这类人在精神上也残疾了。身体残疾尚可理解,精神的自我残疾无药可救。

4.一个独立思考的人越走到最后越注定孤独,甚至连友人和同道也不过是偶尔的抱团取暖,然后继续上路,直至最后死在路上。但这是幸福的,好比深刻必然衍生深谙世象的痛苦,我情愿这样的选择和坚守,也不会再回望两只猪幸福的在猪圈打滚。俗人所奢望的很多东西,恰恰是我辈一开始就注定要抛弃的俗不可耐。

5.毫无疑问,恒大一定要在广州主场干掉韩国城南FC队。对付不公和挑衅的最好办法就是以职业的手段和境界迎头痛击,足球比赛如此,政治挑衅如此,个体尊严捍卫亦然。【其实,我是一个伪球迷】

6.有同行感慨说,“原来大学老师就是一份工作,而且是粗工。”我回复说,“我常自称学术民工”。于是大家纷纷七嘴八舌留言,“外籍专家——我学术外劳。”青年教师——学术童工“教授——高级工读生”,还有一夫妻都是大学教师的男士悠悠地说,“我乃学术老公”。一说都是泪。我们这行穷的只剩下文化了。

7.上帝不喜欢跟我讨论鲁迅或马华文学,哥只好平安降落樟宜机场。

8.从吉隆坡梳邦机场起飞,最好玩的是安检,居然要解下皮带。人只有我一个,知道我是中国人后,马来男女安检员居然问我用中文如何说airticket,我当时凌乱了,这不是安检的部分啊。于是说pardon?他们二位疑惑地说盘顿?再次确认后,我用中文说机票。三个人欢笑而别。这样好学哥hold不住啊。到海关后,只有一个马来美女在偷偷划手机,效率不错,看来她心情不错。

9.绝大多数事情,没有什么最如何,只有更如何。所谓最如何,无非坐井观天或不够努力。谦卑服善,刚韧并蓄。

10.坦白说,当说话成为长时间聊天和演讲的实践,如同笑到僵硬,我特别想沉默,至少显得独特而睿智。但现实留下的只是包围中的疲惫,无论是背影,还是喉咙。今天要做1个小时的演讲。

11.有书垫底,无惧时间,寂寞与考问。

12.午饭时收到资料,去机场前抓紧消化。你可以如此理解,专家就是专家,争分夺秒。你也可以反问,早干嘛去了,临时抱猪脚。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