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无忧无惧,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兼系主任。本博客已经停止更新。 本人新博客为http://blog.sina.com.cn/sysuzck。

曲身前进(9岁半的孔圣)  

2015-05-05 07:02:09|  分类: KSDD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屈指算来,孩子能够真正陪伴父母的时间不太多,反过来亦然。可能高中(有些甚至是初中)以后,孩子因为学业的压力和性格的叛逆/强大往往减少了和父母的交流。孔圣目前还没到那个时间段,但是很快,他也9岁半了。身高1.45米,体重39公斤。

整体而言,他对学习的重视程度依然不够,至少并没有把作业当作放学后的第一件事情,甚至很多时候也迫于压力做点事情,但这往往成为讨价还价的砝码,尤其是到了周五更是,他肯定不会在周五或周六把作业顺利完成,然后再去痛痛快快玩耍,往往是到了周末最后一刻才想起作业。很多时候,因为我不在眼前他未必肯合作,当然即使我在,也可以拖拖拉拉。换言之,一个没有学习动力牵引和压力追逼的孩子是不可能突然间爆发的。这要等他真正玩够了,有追求和恐慌感了,才会想起来要自救或奋斗,但很多时候,时间或机遇已经白白流失了。

当然,依然还是希望他能够保持一定的运动和旅游习惯。依照我以前的说法,他肯定不可能成为官二代,也不可能是富二代,但可以实现户二代。实际上,这个月他和小伙伴们也的确去了几个地方。比如4月7日的从化通天蜡烛山,这是他征服的第三座千米以上高山,颇有一定难度,登山之前要先走一小时的机耕路,经过干涸的水库,山脚下还有小溪,然后就是长段的急升坡,崎岖难行,往往要手脚并用,但是他还是可以顺利完成的。然后还有4月26日的惠州东部黑排角海岸线穿越,需要跨过一座座岩石,一个个险滩,全程需要近7个小时。毫无疑问,这些徒步活动都是耗时费力的,但我们希望可以借此培养他坚韧不拔的毅力,尽管嘴上喊苦,但是最后总可以完成。如果他能够激发出自信和内部的小宇宙,完全是可以做好很多事情的。
曲身前进(9岁半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曲身前进(9岁半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蜡烛山。
曲身前进(9岁半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黑排角。

在和他视频交流的时候,偶尔也问询他最近有什么新发现或感受。他会告诉我某些同学或老师的举动有哪些问题。这让我有点惊讶于貌似内向的他的观察力和理解力。换句话说,作为一个拥有大人8成智商的少年,他对很多问题渐渐有自己的判断。比如有一次他觉得某老师的做法不对,我问为什么,他说老师要保持好的心态和仪表,不该和小学生怄气。我当时觉得,作为这帮孩子的老师也真是不容易。其实,这是他小时候特别招人喜欢的地方,很善解人意,也能够及时判断出你想什么。如今越大反倒越沉稳和内向一些了。

因为他有很多的户外经验,所以学校里面组织的一些活动,如秋游等,基于安全考虑和他去过不少本地的名胜古迹,学校的选项往往在他们看来是相当老土的——他对于去的地方没什么兴趣,但对于能够和一帮小伙伴疯玩大半天还是相当愉快的。这一次他们秋游又组织去了广州南沙万亩葵园,这是他去过几次的地方。但是他很有收获,因为他偷偷的用6元钱买了两只可爱的小鸭子带回来养。这当然是违规的举措,但是可以显示出他对小动物的爱心。据我咨询,他准备好好养大这两只小鸭子,等它们再大一点,他就带它们到楼下去遛遛,实际上,鸭子和鹅一样,颇能够跟随主人左右的。
曲身前进(9岁半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很早以前他就喜欢养小动物,但家里面最大的阻力肯定来自于我。我的理由是:你不能因为一己的私心而养宠物,喜欢了,就好好待它,不喜欢,就可以随便丢弃,看那些流浪猫,多可怜,它们的主人真是毫无公德心和责任感。他是记住了这样的说辞的。买回来两只小鸭子后,他就忙里忙外忙坏了,秋游后还有半天时光,除了和小伙伴浪了一段时间外,他很有责任心的前去挖蚯蚓钓鱼,一半给小鸭子们吃,另一半给家里的白猫做晚餐。最搞笑的是,因为工作压力好大、时间紧张,他居然忘记了吃晚饭。让我闻听此消息后倍觉欣慰——其实如果有一天,他对学习如此负责的话,何愁不是学霸?可惜这一天不知何时到来。
曲身前进(9岁半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这只美丽的白猫是三选一剩下的结果。楼下人家的母猫生了三只小猫,没人照看,他很有耐心的接棒,很费劲的养它们——包括喂猫、清理猫砂、更小时还要捉放它们进笼子,然后每一次都要洗手,他从不嫌麻烦。中途随着猫日益长大,我们送走了两只:一只黑色,一只也是白色,给有责任心的朋友分头去养,每一次他都是痛哭流涕,十分委屈,需要劝说好久才能停当。换言之,对于这些动物们,他是倾注了很多爱心和情感的。有一次,我在视频中批评他不够努力,做作业不认真,blablabla,视频那头的他一直面无表情、低头不语,他也不反驳,只是耐心听着。等我批评完了,他举起了白猫,嘴角略微笑着——这样的情商让我无语。其实他何尝不懂呢?只是做不到而已。他甚至知道我生气是因为他,所以以猫的无辜来回应我的愤怒,也是一种无声的安慰。

当然,也有很可爱的时候,他积极调动所有的智慧来“坑爹”。开玩笑,依俺老猪多年的道行,怎么可以?那些引人入胜的带陷阱的故事、那种脑筋急转弯的中英文混杂的猜谜语,还有少年发育期学生们的逗笑(比如一只波罗蜜进了女厕所,出来一只菠萝,那么谁在女厕所?他一定希望我说“蜜me!”但我当场毫不客气指出,这me是宾格,不能作主语的,很煞风景吧?)偶尔看我一下子答不上来,他就很着急的说,“需要告诉你答案吗,爸爸?”但最终必须被坑到一次,否则电话很难结束的。

我对他真是日益无语了,看来让他早点开窍成为学霸颇有难度,但因此我对他也更有耐心了。我有时想,随他去吧,他不憨不傻,不奸不坏,小毛病虽然有,但都算不上什么小恶。扪心自问,我希望他有个性、有创造力,并且努力实现梦想。可是,在这个老人政治、按资排辈的国度里,在教育非常脑残的时代,所谓个性、创造和做坏事对规范的逾越有什么本质的差别呢?道德的善良度不同。但表面上看起来不都是“坏孩子”吗?我们不是应该给他更多空间吗?只要他不是坏人,不伤害别人,不伤害自己,应该让他自由发挥。何况老人们常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何必太着急呢?

很多时候,很坦诚地说,他的成长其实也意味着我的成熟。我可以严于律己,但他不是我,也未必就会成为我,甚至成为我期望的角色。他只要能够振翅高飞,管它是雄鹰,还是大鹏,还是腾云驾雾的猪八戒呢?当然,另外一面,我却希望他能够理解我,慢慢学会某些优良习惯,这样的继承也是必要的,但似乎也需要时间。我有耐心传递给他。

曲身前进(9岁半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评论这张
 
阅读(620)|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