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乐得逍遥(10岁4个月的孔圣)  

2016-03-04 07:59:12|  分类: KSDD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月对于孔圣来说由于大部分依然处于寒假的修期中,可谓乐得逍遥。对他而言,所谓逍遥就是基本上不用干活,能够推后的作业就推后,能够避免的活计则尽量避免,完全是趋利避害的小动物思考模式以及宠物版的人生。当然恶果似乎显而易见,某些需要认真完成的寒假作业迄今为止还有尾巴,比如背诵。

但假期的快乐总是难以扼抑的,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我们自然也更希望他活得开心而健康。于是乎除了体重增加了3公斤以上外,他的开心度也是日益增加。比如首先是奶奶的再度到来。某种意义上说,奶奶一度是孔圣最熟悉的亲人之一,从他未出生一直接近3岁,奶奶始终陪伴他,尤其是坐在小推车里到处闲逛,甚至不知不觉中睡着了都是。奶奶再次到来的时候,已经是7年后了——孔圣10岁多、身高150厘米、体重46公斤,完全是少年的状态了。为了节约时间,我特别让奶奶乘搭飞机前来,反正航空公司有关于老人的特别接送服务,免费高效、一切顺利。

终于在南沙,祖孙二人相见,分外亲热。奶奶带给孙子的是长辈们的红包(近千元,还包括两个需要排队才能得到的10元猴年纪念币)、各种好吃的,还有思念。结果他们二人一见如故,原本让每人睡一间房的设计也变成了两个人住在一间房,这样方便聊天。而在外出时,孔圣也会注意拉着奶奶的手,甚至去超市购物,小东西表现出很能干的样子,抢着提重物(其实这是我的事务)。他们俩还相互欣赏,奶奶觉得孔圣长大了懂事多了,孔圣则会对奶奶提出的问题不厌其烦解答,甚至也会提出让奶奶帮忙买智能手机(这当然被我们及时发现并制止,他的目的其实是想玩游戏)。但无论如何,他们关系融洽,在孔圣的心目中,似乎爸爸是最多余的了——既比较严格不近人情、老是强调认真学习,同时又过于忙碌、缺乏足够的陪伴时间。但奶奶的到来让孔圣觉得物质精神双丰收,开心不已。
乐得逍遥(10岁4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快乐的闭上了眼睛,可以表达过节的心情

接下来,就是在南沙过春节。虽然人不太多,但由于有几户熟悉的伙伴,孔圣他们几个小伙伴,玩的不亦乐乎。他们每天做的事情屈指可数,但都令人愉悦。第一就是吃完早餐之后的满小区飞奔,不管是创造游戏节目自己玩耍,还是利用一些简单的游乐设施活动身体;第二,就是带着小伙伴们互相串门,然后找好吃的(糖果、点心、饼干、水果等)分享:毫无疑问,逢年过节时大人们普遍开心,也会善待这些小朋友;第三,就是跟大人们去闲逛,或者超市,或者万达广场的电影院,或者儿童公园等等。由于天天见面,这些人数较少的小伙伴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很多事情往往选择同进退,于是大人们也放心把小伙伴交给其他大人一家带着做活动,然后一起吃饭等等。
乐得逍遥(10岁4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父子同台,我在开角球,他在防守

当然还有其他亲属的拜年,比如外婆一家前来拜年,各种表亲(表哥表姐表弟)相见,亦是分外开心,孩子们都慢慢长大了,但是再见依然相当亲密。吃完午餐,然后大家一起去拜年,最后去到外婆家再住几天。这个时候的孔圣几乎是彻底放羊了:完全忘记了作业,甚至父母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无非挂念着借手机玩一会游戏或是请求必要的帮助,他最挂念的反倒是在大城市难以见到或燃放的烟花,和小表弟天天买来燃放。返穗前我告知他烟花等易燃易爆物品不能带回去,而且也不能随便燃放,于是乎就跟在机场被安检人员告知无法带烈酒上飞机的大人疯狂喝干一样——他之前一天就把买的烟花放光了。

不必多说,过年时节一般人是不用问他的考试成绩的,但是学渣(们)也有一颗敏感而繁复的心。孔圣带上了自己航模兴趣班亲手制作的航模飞机去秀一下——虽然坐车很不方便,但他选择亲手拿着。因为到了地方可以示范给别人看,这个曾经的优秀学员如何在亲人的艳羡中把航模飞机送上蓝天,那种感觉估计和放烟花的酸爽是异曲同工的。当然随着年龄增长,他也有更强的操控感,比如喜欢玩遥控汽车,除了制造噪音以外,他偶尔也会突发奇想,做点有意思的事情:我在书房看书,他在外面喊了一嗓子,“爸爸,请吃饼干。”然后用双面胶粘在车身上的一块饼干被遥控了过来。我说谢谢。他走过来,很专业的说,“要粘一下,否则速度一快或拐弯容易掉呢。”

可惜好景不长,2月下旬就开学了。他必须收回玩心、“野”心,开始直面作业,于是乎在我的“淫威“下赶作业,整体进展还好,但是一旦失去大人监控,则玩心大发,躺在一点点成绩上醺醺然了。拖延症,外加没有责任心,于是乎寒假作业的完成情况依然是渣渣段位的。开学伊始,心态上依然不够重视,做作业还会偷工减料。但是,该布置的每天放学后跑步一公里依然坚持,有一天他问我让他如此做的目的,我反问他,你觉得呢?他鹦鹉学舌说,“无非就是培养我的韧性,然后让自己变成牛人呗!”我回答说,“不全对。我是让你在自己的擅长中发现兴趣,真心喜欢。只有到了这个境界,持之以恒,才有可能成为牛人,而且势不可挡。”他似懂非懂。

毫无疑问,依然是利用自己的小聪明偷懒,放学后找小伙伴一起玩,不按时回家,忘记了作业,甚至有时还振振有词。有一次还胆大妄为,把自己的压岁钱拿去买了一部智能手机,名为听MP3音乐,实为想借助无线网络玩游戏。除此以外,还有一次不太成功的网购——看了网上天花乱坠的描述,他决定用自己的压岁钱买一部会拍照的遥控飞机,结果大失所望:不仅摄像头忘了快递过来,而且根本不炫酷,只好退货了事,这是他第二次不那么愉快的网购了,也让他对国货有了深切的认识。我曾经提醒他多向学霸学习一下,他反驳道,“他们写作业,无非就是分工分科协作,然后大家一起抄;考试时他们还会递纸条呢!老师都没看见。”这就是他的逻辑:既不愿向顶尖高手学习(因为太辛苦、没意思),又不屑同龄人中的高手的某些伎俩,看不到别人的优点。毫无疑问,学渣逆袭之路漫漫啊。
乐得逍遥(10岁4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何去何从,选择怎样的坐骑破浪前进对他而言始终是个问题

某种意义上说,孔圣就像是漂浮在小河里的一只小船,他不愿自己当舵手,也不想度人,更不想借此赚钱,而是想随波逐流的玩耍——可惜那不是少年Pi的奇幻漂流,只是被物质、游戏操控的少年的好玩懒做。要让他有高度的责任心、远大的理想以及发挥出内在的创造力还依然只是个梦,只能希望他早日明了学习的快乐,早日发现自我。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