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自解的吊诡:重读《风筝》  

2016-09-14 07:39:39|  分类: 论述展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筝》一文在《野草》中算是一个相对独特的存在,和大多数篇章的晦涩、凝练相比,《风筝》显得过于直白和坦诚,甚至鲁迅先生在其中也更多呈现出杂文的犀利特征,亲自现身说法,将个中意蕴亮出底牌、倾巢而出。而同时,《风筝》自从问世以来,也相对稳定而持续地入选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语文教材,虽不至于大红大紫,但也成为家喻户晓的名篇之一。有关研究指出,这篇散文内涵丰富、主题多元,“有对兄弟间浓情的抒发,有对封-建家-长制的鞭挞,有游戏之于儿童的意义,有对自我的解-剖与批-判,也有对小兄弟身受‘虐-杀’对方却无怨恨的深沉感慨”,并指出其对比手法对强化文章的中心意义重大。[1]

实际上,在我看来,上述种种,难免有意无意引导我们简单化了对《风筝》的可能深刻解读。而同时需要指出的是,《风筝》事件中有相当明显的虚构-性,如果把其中的“我”暂时认定为鲁迅的话,而其兄弟周作人、周建人都否认发生过长兄扼-杀他们风筝喜好的事件,虽然他自己的确不放风筝。[2]某种意义上说,鲁迅通过虚构来更好的呈现出《风筝》的文学内蕴,如日本学者片山智行所言,“《风筝》作为文学作品,确实存在着‘诗与真实’的问题……作者由衷的心情(内省式的诚实)使这批作品更接近文学创作”。[3]而从此视角看,《风筝》和鲁迅的散文集《朝花夕拾》貌合而神离。

如何探寻《风筝》的特殊质地呢?相关研究可谓声势浩瀚,大致观点如下:第一,将《风筝》置于鲁迅所强调的儿童本位观里,这是大多数论者的公约数。第二,强调文中的忏悔意识。比如有论者指出,《风筝》的忏悔意识蕴含着四个不同意义的精神层面:一、对具体人和事的忏悔;二、精神家园破坏者的忏悔;三;历史“中-间物”的忏悔;四、对负面人-性的忏悔。[4]还有论者把这种忏悔归结为是鲁迅代替父辈忏悔,而非鲁迅的忏悔录,“童年经历中的那种心理创-伤作为一种情绪记忆留在无意识深处,又不时地在他的创作心理中潜在地发挥着动力作用。正是这些复杂、微妙而难以言传的感觉、心理和意识(包括潜意识),使鲁迅写下了《风筝》一文。因而我们可以说,《风筝》并非鲁迅的忏悔录,文中的忏悔乃是鲁迅代替他们父辈们所做的忏悔而并非鲁迅的自我忏悔。”[5]偶尔也有人结合儿童本位观,将之升华为一种罪-感(如姚丹《鲁迅的“儿童本位”观和“文化原罪”感》,《语文建设》2002年第8期)。

第三种:将《风筝》视为鲁迅、许广平爱情的展示,尤其是把严寒的北京视为二人爱情不便见人的场地(如余放成《<风筝>是兄弟之情,还是爱情》,《淮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年第6期)。除此以外,也有论者考察此文中的权力话语及鲁迅的问题,认为《风筝》整体呈现给我们的却是一种强烈的男性话语权力自然完整的表现(王吉鹏,付淼《鲁迅<风筝>与朱自清<给亡妇>之比较》,《石家庄学院学报》2012年第1期);当然也有论者把这篇作品看成“兄弟失和”的寄托——鲁迅先生在《风筝》这篇作品中,通过“反客为主”的手法,诉说着本该在合家团聚的时刻想要宽恕兄弟周作人的过失以求合家团圆而不可得的“小感想”。[6]

毋庸讳言,上述研究往往从各自的视角丰富了我们对《风筝》的理解,虽然其中亦不乏错漏,比如爱情说的相对狭隘乃至生拉硬扯(后文述及)。但除此以外,似乎亦有继续开拓的空间。在我看来,风筝意象本身是个值得继续探研的概念,从1919年的《我的兄弟》到《风筝》(1925124日作),鲁迅对旧文的改编显然赋予了不少新意;其次,和表面过于直白的精神虐-杀、儿童本位观解读不同,我更倾向于此文是鲁迅的一种自我安慰,不过是他采取了严厉自-剖的吊诡方式,而其结果亦是相对失望与真实的虚无,呈现出彷徨期鲁迅的常规状态。

 

自解的吊诡:重读《风筝》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解的吊诡:重读《风筝》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解的吊诡:重读《风筝》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解的吊诡:重读《风筝》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解的吊诡:重读《风筝》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解的吊诡:重读《风筝》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