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公务缠身(2017年1月2-8日)  

2017-01-08 07:39:22|  分类: 工作周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步入2017年以后,似乎也就进入了考试阶段,学生们忙碌不堪,通宵课室/文化室灯火通明,即使有一次我凌晨4点多起床跑步还看到某些孩子们在用功,搞得我还蛮感动的,终于不那么孤单了。实际上这一周公务繁杂。比如,开会,周三一天就在珠海校区开了4次会、周五回南校继续开会。其他还有,期末考试的巡考事务、各种项目申报签名等等。毫无疑问,在本学期结束前这种事务还得继续。

不仅仅放慢了论文书写的速度,而且也减少了看书的速度和数量,如此看来,似乎作为读书人自己就快废了。好在作为一个“瘸腿”跑者、骨刺大叔,本周的跑量终于上去了一些,最长的一次拉练是17.12公里,也把自己用某软件跑步以来的跑量达到了1500公里,而运动等级也提升了一个段位。这大约是我目前唯一的优点了。希望自己在骨刺不复发的前提下,还能够满足一下飞翔的感受。
公务缠身(2017年1月2-8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公务缠身(2017年1月2-8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发表。在《南方文坛》2017年第1期发表《野草》中的“潜在”过客话语

演讲。为犬子的小学生同学们做了一个闭门小型演讲,《鲁迅的读书和生活》。

评审。评审海外某大学博士论文。300多页。帮某CSSCI刊物审稿。

阅读。1《走进生命的学问》(周保松散文,多数都是常识。可惜连常识也要普及);2《鲁迅教育思想概论》(烂书,硬伤颇多,浪费纸张,鲁迅研究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入门的);3《神风特攻队、樱花与民族主义》(写得很棒的一部论著,不仅理论新颖,而且资料扎实,好读耐读);4《沈腰潘鬓:中国古代文人的风仪与襟抱》(写得很有趣,要有文采,唯一的可能问题是有些随意,严谨性不足)。

本周微博一览:
1.梦中和人论道,一言不和居然摔碎了一啤酒瓶,众人面面相觑。正在疑惑自己,然后醒了,凌晨5点。好吧,这是天意:黑暗里跑9公里,终于完成三个月前该完成的目标1500公里,然后升级跑者称号。是的,无论如何沧海桑田,我一直在努力。

2.真的不是歧视,烂校的人研究鲁迅更是漏洞百出,五页纸就有四处硬伤,更不要说有新意。究其原因:智商是一方面,关键是读书太少,又不认真查资料。一句话,鲁研界不是你想入就入的。

3.有些事情,你一开始面对的时候就不愿意做,犹犹豫豫,因为已经埋下了各种伏笔。如果无论是别人撺掇,还是你重新面对,依然还是不能做,那就放弃吧。一词以蔽之,命定。填了无数表格的人懂得。

4.永不言败,永不放弃,永远在路上!不是每一个中年男人是大叔。

5.我们就这样孤傲着伫立,任凭雨打风吹,不解释不屈从,无论恶意纷飞,抑或是善意地理解为废物利用。我们只做自然的风景: 俗人绝迹时,我们相视一笑;人潮汹涌时,我们沉静地做自己。

6.我们很多人购买限量版衣饰鞋帽,以为这就是个性和独特品味,其实大多千人一面或面目模糊。我们在评点别人时总可以稳准狠,却总不愿剖析自己的劣根性。好比溺爱孩子的父母只认为自己好“爱”孩子,却不承认他们是“溺”死他们精神的凶手。

7.真是一个吊诡的世界:我们用开会遏制文山会海,开小车的大腹便便决定地铁票价格,假装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们据说高瞻远瞩,欲望很强的青年恰恰没钱满足欲望有钱的老人没了欲望,年青时耽于玩耍老朽时却又立志,空气质量好时不愿运动雾霾时想起健康却只买了口罩,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偏偏觉得很大。

 

8.日益觉得时间太宝贵,恨不得分身有术,不仅仅多几个二师兄帮忙,而且还要做好学术、教学、行政事务、生活。嗯,一言以蔽之,清心寡欲的飞猪。

 

9.不能只劝勉别人或青年人做学霸,自己也要以身作则。我宣布:除夕前必须完成一篇新论文。猴哥,救我!至多送你颗白菜。

 

10.看来学科差异真大,在我熟悉的学圈,这肯定是难以再现的古风了。我们见惯了山头林立,见惯了党同伐异,当然也见惯不惊血雨腥风: 我听说某人在写有关我的大字报式书评时是找(十)几个学生挑刺,他来盖棺论定的,但在正文中还假装偶遇。已有杨志卖刀的教训,谁会理脑残且恣睢的老牛二呢?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