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继续调试(11岁4个月的孔圣)  

2017-03-02 07:58:37|  分类: KSDD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们逐步慨叹自己变老的时候,孩子(们)却如雨后春笋节节攀高,这个月犬子继续窜高,身高已经达到160厘米,体重反倒减轻了一些,48公斤左右。这的确该归功于他经常踢足球的锻炼——作业多时、无聊时,都可以成为下楼玩球的借口,因为此时我们一般都不会阻拦,他也可以趁机玩耍。

 

 开学以后,他已经是五年级下学期的小学生了,坦白说,可以浪来荡去的时间不多了。从这学期开始,我们开始改造他的某些习惯,比如不喜欢背诵。对他不那么用心的语文、英语要加强背诵,如果老师要求背诵某一段,我们希望他多读几段并且会背诵默写。很多时候,我们面对困难的方式不应该是逃避,而是勇于面对。希望借此方式不只是提高一些下成绩,而是改变某些人生态度。这当然是厚望了。

 

对于足球项目,他还是喜欢的,可是也算不上热爱。表现在于,有空的话,当然愿意带着足球耍一下,但如果碰到同龄的高手,他就不愿意表现了,比如柔韧性、球感等技不如人时就会退缩,虽然他的身体状况不错,可以对抗。有些时候也会不小心受伤,比如有一次因为活动不够充分,被飞来的足球打到手上,结果整只手肿胀,半个月无法继续运动。于是乎他又多了一些可以偷懒的借口(他其实可以感觉到我们对他不舒服时的包容和爱护)。

 

偶尔有机会和他一起写作业、看足球或者电影,可以看出他的发展状况。从外形上看,他日益靠近青年了,有几次在电动扶梯高处上他会感慨说,“小时候我总是要仰望你,如今我也可以比你高了......”想起他小时候不听话偶尔还会打他屁股,如今则不想、不愿也不屑动手了。毕竟,如果是思想问题没有解决,责骂乃至动手都不会是终极解决之道。 而且我的确受不了一双清澈大眼睛的直视、委屈和不解。

继续调试(11岁4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当然还是会留给他私人时间,比如写完作业后可以玩半个小时手机:聊聊QQ,发发消息,或者玩玩游戏。很有意思的是,当大人们玩微信时,他们这帮05后的小孩更喜欢使用QQ,或者是个性,或者是避开家长吧。我们当然不能因为强调成绩而抹杀了他多方面成长的可能性,其实所谓情商和集体交往意识不也是一种学习和成长么?不能因为某一个方面而抹杀另一个方面,否则不仅导致片面性,而且甚至产生精神问题。

 

我觉得他还是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第一,主动学习。其实也不只是学习,就是缺乏做事的主动性。因为缺乏远大理想、自控力,自然也就缺乏动力和前进的积极性,太多事情因此是被动推进。第二,专注度。这主要是因为缺乏兴趣导致的。如果让他们玩他们喜欢的游戏,那是乐此不疲的。偶尔也会争强好胜,比如上体育课跑步,一般人跑了3圈就喊累,他跟人打赌可以跑十圈,结果当然是完成了,午餐时也就顺便吐了。后来我跟开玩笑说,“装,也是需要底气的。你得循序渐进啊。”

 

最近一段时间最大亮点是他终于学会了煮米饭。他们这一代人很好玩的地方之一就是不太喜欢吃学校饭堂,喜欢在家吃饭。相较而言,我觉得饭堂的性价比还是不错的,虽然不太好吃,但好在便利。而他任性时宁愿饿肚子或减肥,也不愿吃饭堂。后来多重原因促发之下,终于学会了煮米饭,而且顺便还可以蒸上几个鸡翅膀,其实如果不太懒,去饭堂买个青菜、吃点水果即可。当然后者的完美完成需要大人督促或帮忙。偶尔我们忙无法及时做饭或陪他的时候他就照此炮制,而且一言不合就自己用电饭煲煮饭。

 

成长的过程中也有一些搞笑的地方:比如用错了分配的牙刷,他以为绿色的是他的,后来干脆就给他,但我也告诫他,出于卫生考虑(不是小气),牙刷、剃须刀不可以混用的道理;我新买的剃须刀片的包装被打开,他很想自己更换或试装一下,却不会;某些电动玩具总是被打开或大卸八块,问他,则回答它已经坏了。基本上,他可以搜刮我珠海宿舍的美食,却很少翻书;可以翻捡小玩意或散钱,却很少认真坐下来读书、思考、聊天。有时候我想是否该把20元以上的钱夹在文学经典里,然后告暗示他去寻宝。如果随便翻翻也能够增长智慧和兴趣的话,或许可以一试。

 

行文至此,之前他曾经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百度上有你的名字?”

尚未回答,又问,“为什么有我的名字?同学们看了你写的文章?”

“喜欢看吗?”“喜欢。”“你呢?”

似乎不置可否,有些时候我想是否我该终止有关他的书写了,不只是我忙,而是一方面,他已经长大了,有他的自尊、个性和判断力,而我的书写无论如何都可能是主观的,而且某些批评也可能构成伤害。但另一方面,记录本身也是一种督促和纪念。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