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大张旗鼓(2017年4月17-23日)  

2017-04-23 06:57:08|  分类: 工作周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周节奏感很强,一半时间人在珠海干活,后半段19-21日就前往上海名校(包括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招聘人才。虽然来去匆匆、风尘仆仆,但收获不错,既有私下的学术交流,也有官方的洽谈。经由此道,可以获得即席的人才面对面对话,但更关键的是,至少可以保证较长时间内优秀青年教师人才团队的储蓄和培养,希望从中选取精英,变成中文系(珠海)的未来教师中坚。我们既要招聘成熟学者,也要借助优秀平台自己培养和壮大队伍,这样才更有凝聚力和长远性。
大张旗鼓(2017年4月17-23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承蒙上海交通大学符杰祥教授相陪,前往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拜访了中文系文贵良教授及曰语系潘世圣教授,相谈甚欢。可惜时间短暂,最后和文、符两位教授在中文系楼前留影。
 
大张旗鼓(2017年4月17-23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华师老校区】
 
大张旗鼓(2017年4月17-23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大张旗鼓(2017年4月17-23日)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上海交大及华师之闵行校区】
 
本周还面试了转专业学生,同时主持诗人欧阳江河讲座。可谓马不停蹄,军旗烈烈。

 
阅读。1《忽如归》(戴小华女士关于亲人的回忆录,还是真诚感人的);2《断裂的诗学——1998年的文学、思想与行动》(条理清晰,论述活泼);3《汉语思想中的忙与闲》(把生活中的琐屑哲理化、美学化,但有些时候略显牵强与简化);4《渤海故事集》(诗人肖水赠书);5《启蒙与自赎》(这是最近一段时间关于鲁迅研究不错的论述。有新意,有理论,有想法。缺点是看书太少,喜欢用自己的文字表述前人已经做过的事情,而且往往只引用一定圈子内的论述);6《中 华帝国的衰落》(魏斐德论述,条理清晰,论述有力而活泼,值得一读);7《新华文学》(新加坡作家协会刊物,第86期,阅);8《古今流变与中 国新诗白话传统的生成》(思路开阔,但论述过于简单了)。
 
本周微博一览:
1.正如启程时有动力,离开时总有理由。坐最早的航班,只是为了抢点时间。
 
2.奔跑了一天,从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到对面的华东师范大学,从人文学院到中文系与外语学院,从悠游自在再回到市中心区,从旧友故交到草长莺飞,但都是从新开始。在路上,在进步,感恩人生。最重要的是勇于开拓,有些事情可以形成习惯,有些事情是不可替代的唯一。
 
3.我始终觉得,有巍峨气派的大楼固然重要,更要有个性独具的大师们精诚团结才能创造奇迹。是的,要让优秀的人一起打造更强大而温馨的平台,我们取经、纳贤,最终是为了铸就不可替代的自己!
 
4.对于伟大事业来说,个体往往是渺小的,但是个体的强大却提升了伟大事业的成色和成功效率。做一个力所能及范围内的强大个体。表面上看我只是喜欢跑步,实际上我把自己定位为有思想的跑者。
 
5.陪犬子看《速度与激情8》,我问他这几个男主角有一个共同点是什么?“勇敢有智谋?”我摇头说,“不对。他们头发都很少,但很帅酷!”“这是你想理光头的原因么?”大叔笑而不语——这一点可以确认是我儿子。有时候想想,教育真的是长线润物细无声的事情,好比一点进步或逆袭都必须细水长流、坚韧不拔。
 
6.热情的沙漠中奔跑。尽量比预定多一点。
 
7.希望通过多管齐下的方式把求贤若渴变成一见倾心。
 
8.归根结底,《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是一个悲剧思辨:学会放弃,即使是真爱——你不懂时不会珍惜,你懂得时却只能放弃缘分,还有一丝苦涩的宿命感。其间还包括了事业与爱情,专心与纷扰,虚荣与宁静,短暂与永恒,想法与实践之间的复杂张力。每看一遍,都会有收获,这的确是星爷的最高峰了。悲喜交加。 
 
9.原来,我们只能孤单的自梳或自赎。 
 
10.假装自己很重要,风尘仆仆、星夜兼程,长路漫漫,刚到南沙。我特别理解鲁迅的《奔月》。

11.名垂青史或许是每个人的梦想,更是虚荣而世故的准大师们的追求。但我觉得,这不是活着的我们可以控制的。可是我们必须拼命汲取兼容并蓄,积极思考努力创造,剩下的交给历史吧。如果树能说话,它应该不会自夸它就是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