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拙著新版《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面世  

2017-05-23 09:43:03|  分类: 论述展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面世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面世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拙著《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2017年5月由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共36.7万字,分为七章。作为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本科生研究型教材系列之一使用。

 

自序

       朱崇科

 

研究、学习鲁迅二十余年,无数次阅读《呐喊-自序》,终于有一天慢慢明白也体验了其中貌似最明了却又最复杂的关键词——寂寞。不管是追求理想恍如置身荒原,还是为了驱除寂寞自我麻醉更加寂寞;不管是启蒙的孤独,还是绝望的被绞杀,多义的寂寞呈现着自我,也阐释着鲁迅的阴暗面的可能面向和读者的更多阅读期待。

无论是运交华盖,抑或破帽遮颜,鲁迅先生其实相当寂寞。更遗憾的是,没有了鲁迅,我们似乎同样如此寂寞。鲁迅先生逝世以来,我们一会儿将之抛向半空,顶礼膜拜,甚至送上神坛,借之打压异己维持安稳,又或者摧枯拉朽,将之降回人间;更有甚者,将恶毒的诬蔑、贬斥、无知的怀疑和诋毁一股脑儿泼向他。然而,在这些操作的背后,无疑更反衬出受众们精神的浅薄、空虚或无助。这一切都说明,我们根本离不开鲁迅,同时,虽然从中学起就开始阅读(其实往往是“教材化”)鲁迅,但是我们并没有真正走近/走进鲁迅。

当世社会中,更多的人无法理解鲁迅的复杂性:在世故面具下的童真,在冷对横眉下的热切,在热切中的清醒/绝望,在绝望下的坚守,在坚守中的悲戚……不要说真正还原他的立体性,甚至连基本的二律背反也难以灵活翻转。当然,更有狂妄者宣称我们早就超越了鲁迅,因为期期艾艾、唧唧歪歪的鲁迅无法预知和平时期我们现在的发展,看不到先 进 性和希望,也无法提供疗治答案,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在这背后,不仅更显出鲁迅的寂寞,也更衬托出我们的寂寞、无聊和无知。

在用巴赫金的狂欢化理论重读鲁迅的《故事新编》并出版了我的博士论文修订本《张力的狂欢——论鲁迅及其来者之故事新编小说中的主体介入》(上海三联书店,2006)以后,我仍然有一种莫名的不满足感——仿佛不对先生的小说进行复合、多元、立体的观照就总有一种心事未了的牵绊。于是继续借助自己相对熟悉的法国思想家福柯等人的话语理论重新解读鲁迅小说,力图找寻一种独特的对话关系和问题意识。

现代文学研究,在我看来其实难脱文献考辨与理论并举的整合实践,因为一旦涉及到“现代”术语,态度端庄的研究者自然会使用理论,尤其是西方相关文论。但是,理论的旅行(traveling theory当然可以是Edward Said意义上的说法)难免会遭遇本土化而势必产生必然的扭曲或变形,而这种变异简单看来有些是合理的,当然也有些来自附庸风雅者、生搬硬套者的人为曲解。我们当然要实事求是、对症下药,而非把理论化为一知半解者、利欲熏心者的遮羞布或者“尖端武器”。但某些对于理论本能过敏的患者和后天阅读障碍者往往会一棍子打死理论,尤其看不得西方文论,其实借此掩饰其固步自封、愚昧无知从而从另一面彰显其本土话语的政 治正确性/天然正当性。

我对话语的理解谈不上多么深刻,但在战战兢兢之余大抵还有自信,毕竟自己受过多年严格的学术训练,而且20年来一直喜好阅读理论挑战自我,所以使用的时候相当谨慎,但学习起来乐此不疲。结合鲁迅先生本人情境,其文本创作和生活中其实也不乏对现代性的使用,甚至是热衷以及更深层次的反抗,而在其小说技艺与意义挖掘上亦有相关的认知与创构。在本书中,我把话语理论当作是探勘鲁迅小说的重要“孔道”,当然并非为了面面俱到、亦非宏大叙事,而是借此凸显话语理论观照下曾经被遮蔽和践踏的暧昧、阴暗与可能光亮。

20078月底到20085月底,我有幸到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学并执教。在繁忙的教学之余,我甚至放弃了游览美国壮丽河山的机会而孜孜不倦于此课题:或检索西方理论书籍,或沉思小说解读的其他可能性,而在巴德的美丽草坪上也留下了我们师生体验鲁迅及其时代的欢声笑语抑或严肃认真。这当然是书写“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中的一种姿态和境遇,我总觉得接近鲁迅的方式有多种,其中除了独自的精神面对以外,也包括和学生的教学相长、彼此促发。

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理解鲁迅、体味鲁迅,和年纪大小并不必然相关,反倒和自身的直接的间接的复杂境遇以及发自内心的深沉反省印证密切关联。2013年在台 湾东华大学担任客座教授的我也曾和研究生们一起分享研读鲁迅心得,而在学术产出方面又先后出版了《广州鲁迅》(中 国 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国 家 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野草>文本心诠》(人民出版社,2016),借此表明本人研读鲁迅的持续性实践及其成果,当然似乎也颇有一些反响与声音。我感激那些真正的提携者、批评者,比如王富仁教授、孙郁教授等,因为他们是出于学术的求真和“鲁迅党”的惺惺相惜,无论表扬、鼓励和批评都让我警醒、虚心接纳并继续开拓;同时也无视和忽略那些恶意的挑战者(无论他是否自诩前辈),毕竟,不在一个段位上的泼妇骂街/文革打滚子式的辱骂和恳切深沉的学术对话一目了然,我们完全不需要对前者浪费时间与表情。

20164月以来,我接受校方任命有幸主持中山大学的新建院系之一——中文系(珠海),这个院系的研究重点之一是20世纪 中 国 文学、华文文学和西方文学,自然有关鲁迅的研读成为重中之重。而出于对青年学术精英的培养需求,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教材也非常重要,这本作为《鲁迅精读》课程研究型教材由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应运而生。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只有感谢。当然说到底,或许最该感谢的是鲁迅先生,因为,这么多年来,他既是我的研究对象,又是我的精神资源之一,也是我的可能对话者。学术的寂寞本是研究题中应有之义,但毕竟有这么多灵魂和我一起思考鲁迅,接近鲁迅,从而有深度的取暖,面对可以想见的热切、追寻、清醒与迷茫,至少让我也可以有勇气和必要呐喊几声,彼此共勉,虽然彷徨、孤独依旧绝对不可避免。

2017年是鲁迅先生来中山大学执教90周年,谨以此微薄的小书向先生致敬。希望我们依然可以努力不辍,不管前途是坟,还是美丽草场。

 


《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面世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面世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面世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面世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鲁迅小说中的话语形构》面世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