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摇摆着的后卫(11岁7个月的孔圣)  

2017-06-04 09:10:51|  分类: KSDD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毫无疑问,犬子孔圣在体格上日益强壮,身高已经1.63米,鞋子号码已经和我持平(41-42码),这其实意味着他可以穿我新买的运动鞋(尤其是跑步鞋)了。想起他小时候特别喜欢穿我的鞋子玩,以为这样就可以健步如飞变成爸爸了,如今反倒有些小叛逆,觉得大人的世界真不好玩,还比不上王者荣耀的游戏世界,真是令人感慨万千啊。
 
端午节假期,我被挟持到佛山三水度假,因此有时间到附近看看,包括三水森林公园。而颇为有趣的是,在公园里恰恰有个和他大名重复的园子,是仿照曲阜的有关建筑打造的,门票居然要30元。我没有打算进去,因为三孔都去过几次了。于是对犬子说,“过来和你的园子拍个照!”他似乎颇不以为然,事后他在自己的QQ状态上配图留言说,“好像哥死了一样!”怪不得表情如此肃穆至纠结。实际上,有网友很幽默的回复说,“你看人家这出身,这么小就有私家花园了。”真是不同的思维方式哈。
 
摇摆着的后卫(11岁6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为什么会有我名字命名的旅游景点?】 

当然也会在附近徒步。或许是他们这代人的差异,他们很快就有各种抱怨和要求,比如说疲惫,要喝水,要休息(打个游戏就满血复活),很多时候,大人们可能更矜持和坚韧一点:如果是我背着水,我只是休息时小口喝一点,然后继续上路。在多次和他出游、徒步、运动的过程中,都是我帮他背水,因为他很快喝完了自己的水。后来我决定去买水,问他的要求,是否是脉动之类的运动饮料,他则选择了矿泉水,我表示赞许。后来一起吃饭时,饭后他买的却是2元的奶茶和1元的冰条。我于是顺便给他做思想工作,要注意卫生,宁吃一个好但可能贵的苹果,不要一筐烂梨:要他以后不要再吃此类垃圾,比如廉价辣条等。我指着眼前的1元的冰条跟他说,“包装1-2毛,运费、广告费、商店老板赚一笔,你可以计算一下这个冰条的成本,会是1-2毛吗?如果是,它很可能就是自来水兑出来的。”他后来直接丢掉了冰条,我跟他说辣条亦然,更多都是化学添加剂拼凑出来的零食,弊远大于利。果不其然,他下午就感到头疼,或许是喝了2元添加剂奶茶的原因。

摇摆着的后卫(11岁6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要不是看在你给我买水的份上,我才不照相】 

 

我当然算是一个很严格,乃至有点苛刻的爸爸。但当然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希望他能够自律、努力、经得起打击、挫折、失败,乃至社会的风风雨雨。但也可能造成了一些急剧的落差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尤其是他读小学以前过的是小王子的生活,一旦进入小学似乎画风突变,变成了小矮人的卑微存在。但实际上,我对他还是有寄望的,无论他成绩有多差。比如迄今为止,我们不让他上所谓的功课补习班(提前添加饲料),他的兴趣班是他选择的,比如机器人以及各种球类运动。他的学习对于各种考级是相对容易的,但一旦参加比赛则难度不小,前两次考级他都轻松过关,以为比赛也比较容易,于是报名前往,结果当然是贵在参与。在很多望子成龙的家长企图用成绩刷证的时代里,无欲则刚玩玩而已的他自然不是竞争对手。但管他呢,我还是希望不要让逼迫性学习腐蚀或破碎了他学习的兴趣,反正还有一些时间,随他去吧。当然,他的学习依然需要提高,无论是方法、兴趣,还是态度与平衡性。
摇摆着的后卫(11岁6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前往某处参加机器人比赛,贵在参与】


迄今为止,他付出时间最多的运动当然首推足球,甚至这个暑假我们已经给他报了前往大连参与青少年足球比赛的暑期班。也是他力主参加的。作为一个伪球迷,我是可以和他讨论足球的,不管是战术,还是位置与部分球技。他身强体壮,主动选择了司职后卫,主要是边卫。我当然一再告诉他要提高球技,毕竟后卫如果能够下底传中助攻,就变成了带刀后卫,威胁更大,但由于他毕竟天分不足,而且训练的时间不太多(每周一次,两小时),协调性和控球能力相对一般,短期内带刀前进有难度。由于工作非常忙碌,我较少参加看他的训练,但6月3日下午我看了他的一场比赛。7打7,他接近打满全场,感觉不错,整体上有提高,控球能力一般,但他的卡位和身高有优势,一般情况下,他的出脚很果断,也相对准确,就是及时解围;其次,偶尔可以多带一脚,然后直传。有几次,这样的操作效果明显,毕竟球技好的同龄人不太多。我倒是真心希望他可以做好亮点:第一,更自信,这样方便拿球,其次更勇猛,让对方前锋不太敢做动作。

摇摆着的后卫(11岁6个月的孔圣)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身穿蓝色马甲背对读者的就是犬子,皮球争抢中。和他争抢的两个对手小伙伴年级较高,球龄更长】

 

或许是我自己理念的改变(我觉得他大了,应该自立了),也或许因为日益忙碌(的确是奔波忙碌)交流太少,比起他小时候他和我的亲密和融洽关系,如今几乎只剩下问候了。5岁以前他的玩具和游戏首先得经过我,自然他会觉得爸爸很伟大。更关键的是,在他那里,爸爸就是一个跟他一起玩、一起美食的让人开心无所不能的大叔。等到他上了小学,我对他相对严厉,而且问询时都是作业、成绩,自然我的面目日益可憎。他对我的崇拜感下降,甚至怀疑我是否真正爱他。其实或许迄今为止他都未理解的是,挫折教育也是必须的,只是他不够独立、不够强大,无法面对这些铺天盖地的冲击,而且现在的孩子往往贪图眼前的享受,患得患失,很容易原谅以及宽容自己,他无法理解一个父亲的长远追求之下的苦心。

 

我当然很清楚背后的问题,于是也逐步调整策略,让他先建立自己的信心(但我深深地知道,一个经不起打击的人其实就是loser)。但不管怎样,狂风暴雨式的批评少了,点拨式问询增多了。有些时候他也会开我的玩笑了。有几次,他伸手摸着我的头发,赞叹说,“真好啊,又软又舒服,虽然少了点。我的头发太硬了!”让人想起他偶尔用摩斯固定住前面一撮毛的得意(以前他喜欢飘逸,可以用嘴吹气调戏的散漫),“爸爸,你觉得有什么变化吗?”我说,“还好啊。无非就是一撮毛指向了同一个方向”。他显然对不能找到知音感到惋惜,幸亏妈妈及时补上一刀。在看完《摔跤吧,爸爸》以后,他似乎对体型更感兴趣,有一次运动完毕后,我脱下上衣准备洗澡,他大为赞许,“爸爸,原来你这么多肌肉,好低调啊。”我竟无言以对。在他很小的时候,都是我来打理他的生活,如今偶尔他也开始帮忙我做事情了。

 

太多时候,我觉得是他的问题唤醒和考验了我,让我面对当年我没有出现的问题及可能性,或许这就是成长——毕竟,他不是我,也不同于我,当然,也会有自己的人生。在某些层面,他很可能比不上我,但那也是他,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

 

加油吧,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