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崇科的求知阁

自由自我,刚韧有度

 
 
 

日志

 
 
关于我

中山大学中文系(珠海)教授、博导。1975年生于山东。中山大学中文系(广州)文学士、硕士(1994-200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NUS,2001年7月-2005年5月)。历任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2005年6月-2011年12月)、纽约巴德学院BARD COLLEGE访问学者(2007年8月-2008年5月)、中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11年12月-2016年4月)、台湾东华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2-7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15年2-7月)。

网易考拉推荐

论马华作家小黑作品中的马华话语  

2017-09-07 14:14:11|  分类: 论述展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论者指出,小黑(1951- )是1970-1990年代马华文坛上最重要的小说家,“他的作品既有反映现实的传统,又有艺术技巧的创新。从他的小说中,我们看到他尝试表述复杂的马来西亚社会现象,其中包涵了族群、文化、政治等冲突。小黑能够在80年代,文字工作者受限制发言的时代,突破敏感的防线,写下许多历史真实的片段,主要是他有一支揭示现实的笔,为80年代的现实社会拼凑出震撼的画面。”[1]所论颇有道理。某种意义上说,小黑是马华文坛上为数不多的关切主题宏富,小说技艺精湛的作家之一。

小黑,原名陈奇杰,祖籍广东潮阳,出生于马来西亚吉打州,马来亚大学数学系荣誉学士,曾任《蕉风》、《清流》文学双月刊执行主编,现任中学校长。出版过小说集:《黑》(马来西亚蕉风出版社,1979)、《前夕》(马来西亚十方出版社,1990)、《悠悠河水》(马来西亚艺青出版社,1991)、《白水黑山》(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1993)、《寻人启事》(马来西亚彩虹出版社,1999)、《结束的旅程——小黑小说自选集》(台湾秀威,2012)。散文集:《玻璃集》(十方出版社,1983)、《一本正经》(马来西亚红树林书屋,1994)、《和眼镜蛇打招呼》(红树林书屋,1996)、《抬望眼》(马来西亚大将出版社,2004)、《在路上,吃得轻浮》(台湾釀出版,2012)。曾获大马华人文化协会小说奖(1986)。其作品曾获得首届乡青小说推荐奖(1990)、首届星洲日报《花踪》小说推荐奖(1991)、第二届美国万元《马华文学创作奖》(1994)以及第九届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奖(2006)等。

小黑由于成名较早、表现独特,亦有奖项辅证,有关其研究无论是在马来西亚还是中国大陆或台湾都相对丰硕。文学史方面的关注:如陈贤茂主编《海外华文文学史》(第二卷)(鹭江出版社,1999)页80-89有粗略考察,而许文荣的博士论文修订本《南方喧哗》[2],小黑也是其中最重要的个案之一。大马/台湾方面,值得一提的有:陈鹏翔1999年马华文学国际研讨会论文《论小黑小说的轨迹》[3]主要考查了其小说书写的三个阶段(phrases)、孙彦庄的《众声喧哗——论小黑小说揭示现实的文本构成》主要考察其现实书写、潘碧华《挑战敏感课题:论小黑小说的禁忌书写》[4]Fan Pik Wah潘碧华,Lee Poh Ping李宝平, “Writing an Alternative View of History through Fiction: The Novels of Xiao Hei”(《外国文学研究》2012年第5期)主要讨论其禁忌书写、林春美《小黑的历史修辞与小说叙事》(《华文文学》2013年第6期)则关注其历史与叙事的张力;大陆方面,相对重要的有:郭建军《世纪末回首——论作为南洋反思文学的小黑小说》(《华侨大学学报》1996年第2期)、彭志恒《谈小黑的小说》(《台港与海外华文文学评论和研究》1996年第3期)等。

毫无疑问,小黑具有优秀作家介入社会的使命感和(公共)知识分子气质,在他看来,“作家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虽然不应该自别于贩夫走卒,但是他看事情应该比他们来得透彻。他知道什么是对与错、正义与邪恶。而且优秀的作家必具有良知、勇气,还有爱。他爱家,也爱国。因此在跟着社会一起成长的同时,审视、纠正、批判社会也是作家义不容辞的责任了。当然,在物质文明的商业社会,作家的良知或许发挥不了他期望中的影响,但是作家并不能因为无力感而放弃了这种天职呀!”[5]而这种追求一旦和其独特的书写技艺结合,就会呈现出较强的反思性,甚至是结合马华历史和现实而形成一种别具代表性的“马华话语”,这种话语不仅相当典型的关涉了马华重大事件,而且还非常犀利的呈现出其间的权力/话语运行轨迹[6],甚至即使缩小到历史层面,亦具有小黑自己的风格,如人所论,“先锋——现实——历史,小黑又走到了一个新境界:宏阔、丰厚、深邃……小黑的创作合乎逻辑地走到了标志着作家的力量和水平的历史反思的层面,同时也汇集到这世纪末的历史反思的合唱之中。他的反思既是现实主义的又是现代主义的,更带有鲜明的个体特征:尖锐而辩证。”[7]

相较而言,小黑早期的小说集《黑》更多是以现代主义的手法关注个体人物、场景或心理等的描绘,马华话语不太明显,而其《寻人启事》则以现实主义糅合现代主义等手法书写小家或个体的悲欢、平淡及缩微命运,马华话语的出现在其他小说集中更为凸显。结合其部分散文作品,其马华话语可以分为三个层面:一、马共书写;二、马华当下;三异族构筑等。

论马华作家小黑作品中的马华话语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论马华作家小黑作品中的马华话语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论马华作家小黑作品中的马华话语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论马华作家小黑作品中的马华话语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论马华作家小黑作品中的马华话语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论马华作家小黑作品中的马华话语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论马华作家小黑作品中的马华话语 - 朱崇科 - 朱崇科的求知阁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